背景:              字号:   默认

1713 吃个早饭(1/1)

虽然得知了一个大秘密,但这个晚上,镇国公府的人都睡得还不错,一觉睡到大天亮。

沉昊林、沉茶是整个国公府里最早醒的,两个人洗漱完毕之后,还在自己的院子里面做了早课,打了两套拳,彻底活动开了,又过了一百多招,薛瑞天带着金菁、金苗苗找他们的时候,两个人还打得正起劲,看到人来了,这才收了招。

“怎么不打了?接着打啊!”薛瑞天乐呵呵的说道,“也有段时间没看到你俩干架了!”

“这话听着可真是太别扭了。”沉茶擦了擦汗,先接过金苗苗递过来的药碗,咕冬咕冬的喝完了,“让我们稍微换个衣服再去吃早餐。”

“行!”

两个人换衣服很快,没一会儿的工夫就出来了,几个人往暖阁的方向走,一边走也没有闲着,聊着今天要做的事情。

“我师父和晏伯、蒋二爷、王伯起来了吗?”沉茶看着薛瑞天,“你们去看了吗?”

“还没有。”薛瑞天轻轻摇摇头,压低声音说道,“你们知道这几个老头昨晚上喝了多少、喝到什么时候?”

“就知道他们不会轻易的放弃喝醉了的机会。”沉茶无奈的叹了口气,“以他们的酒量,怎么着也得十几坛酒了,估计我师父和晏伯偷偷藏的酒,昨天晚上都被清空了。”

“还是你了解他们。”金菁点点头,“听守在门口的暗影说,几个老头喝到了快天亮了才去睡。”

“他们不是喝到那会儿才去睡,而是喝多了,不得不睡了,实在撑不住了。”金苗苗翻了个白眼,“我刚才给他们煮了大剂量的醒酒汤,不用担心他们会难受。”

“主要是害怕他们喝多了会着凉,未来的几天,有可能会发热什么的。”

“这个不用担心,是肯定的。”金苗苗冷笑了一声,“看着吧,肯定让这几个老头长长教训的,如果他们这次病了,那一定会给他们配个难喝的药。”

“悠着点吧!”金菁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叹了口气,说道,“年纪不小了,回头再给老头儿留下点什么阴影,看见你就躲着。”

“不用特别难喝,只是稍微难喝就好了。”沉茶笑了笑,“他们这一次知道病了喝药是不好受的,下一次喝酒的时候,就会收敛一点。”她看看沉昊林、看看薛瑞天,“你们今天什么打算?要跟我一起去地牢,会会晁州宁氏的那个小子吗?”

“大概不能。”沉昊林轻轻摇摇头,“今天新兵训练最后一天,是走还是留,是去哪个营,都要分配清楚。当然,你也不能躲懒,暗影那边的选拔,还是要你做主的。”

“我知道,最多耽误一个时辰,就会有结果的。”

几个人一起进了暖厅,刚坐下,就有膳房的杂役把他们的早饭端了上来。

“今天早上挺丰富啊,看来莫师傅是知道今天要有大事情发生的。”薛瑞天看看桌上的东西,给自己盛了一碗米线,“这从哪儿来的?这应该是西南那边比较常见的?”

“我记得应该是和掌柜拿过来的,说是新到的干货,给我们尝尝鲜儿。”沉茶给自己盛了一碗粥,拿了一个煎的鸡蛋,“拿过来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东西应该怎么吃,是我师父说的,要先把这个泡一泡,泡一个时辰再煮,先用白水煮,煮软了再放进高汤里面,再加蔬菜、肉以及一些菌类。他说,西南那边的人,早上起来都是吃这个的,很美味的。”

“嗯……”薛瑞天吃了两口,又喝了口汤,“确实很好吃,但口感挺特别的,看着像我们的面条,但比面条劲道一点,咬起来咯吱咯吱的。”

“这个东西在他们当地叫做米线,顾名思义,就是米做的。”沉茶打了个哈欠,咬了一口煎鸡蛋,看看四周,“红叶呢?没起?”

“梅林呢?”薛瑞天扬扬下巴,“她在哪儿,红叶就在哪儿。”

“我昨天让梅林盯着师父他们,红叶也跟着一起?”看到薛瑞天点点头,沉茶无奈的摇摇头,“昨天谁值夜了,今明两天就休息吧,不用他们折腾了。”

“你就是不让她们歇着,这几个人现在也起不来,那几个老头真的是太能熬了。”薛瑞天一脸的佩服,快速的吃完了这碗米线,又去盛了一碗,“而且,这几个老头儿喝了酒,那嗓门一个比一个大。”他戳了戳拿着一个肉包子啃的金菁,“是不是?”

“可不是嘛,昊林和小茶、苗苗的院子都离他们远,应该是听不到的,但我的院子离得近呐,这夜里的声儿啊,就没有断过。”金菁无奈的摇摇头,又啃了一口包子,“那笑声爽朗的,真以为他们不是六十多岁的人,而是二三十的小伙子呢!”

“得亏我们有先见之明,提前准备了塞耳朵的东西,要不然,我们这一宿也甭睡了,跟他们一起嗨了。”薛瑞天打了个哈欠,给自己夹了一个烤肉,塞进嘴里嚼了嚼,“我甚至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还扯着脖子唱了什么,反正也没什么曲调,我们也没听出来唱的是什么。”

“他们有他们的快乐,老头儿的快乐,我们就别深究了。”沉茶喝完了自己的粥,看看那边的米线,想要尝尝鲜儿,但也不敢太多吃,就给自己弄了半碗,尝了一口米线,又喝了一口汤,“果然很劲道,口感比面条好一些。”她一边吃,一边说道,“你们觉得二爷爷会真的把他的故事讲给我们听吗?”

“为什么不呢?”薛瑞天一挑眉,“昨天昊林都说到那个份儿上,二爷爷肯定会告诉我们的,放心吧!”他放下手里的碗,抹抹嘴,又拿起一个萝卜糕,咬了一口,说道,“有的时候,我觉得小云和小九来边关,是一个很正确的选择。”

“嗯!”沉昊林点点头,“在皇祖父和舅舅那个时候,年纪最小的皇室子弟,都是会被算计的。”他拿了一个蒸饺,无奈的摇摇头,“二爷爷和宁王叔都是这样的。”

“是啊,虽然姨妈对于这两个家伙自己跟着咱们离开是有点生气的,但内心还是很开心的,至少命和名声都保住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什么重要啊!”暖阁的门被推开,他们刚刚谈论的对象一前一后带着一身疲倦的走了进来,“饿死了,有什么吃的吗?”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