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1631 这就是老狐狸11.0(1/1)

听完这句话,所有人的表情都不太好看,都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才好。

他们丝毫不认为,耶律南做的有什么问题,说的有什么问题,甚至他们能跟他感同身受,特别能理解他当时的心情。如果换作是他们自己的话,很有可能做的更为过分一些。

尤其是吴清若,更是紧紧的握住了代王爷的手,耶律南的遭遇,他们年轻的时候也是遇到过的,完全能明白耶律南的心情,如果是他自己,可能直接把完颜与文和完颜青木直接打死,抬着他俩的尸体去质问完颜宗承,是怎么教出这么恬不知耻的兄弟、侄子来的。

事实上,他也没少干这种事儿,年轻的时候,确实是有不少人挑衅他们,跟他们不依不饶的,那些人最终没落到一个好下场,但这些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坚强,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一波一波的,没个消停的,总来他们跟前丢人现眼。

要不是当年,他们也跟耶律南一样,下了狠手、放了狠话,这些麻烦还会源源不断的找上他们的。

幸好那些人没有真的做什么过分的事儿,倒是罪不至死,也没有惹出什么事端来。

“后来呢?”宁王殿下看了看吴清若和代王爷紧握的双手,轻笑了一下,他是知道这两位兄长年轻时候的壮举,让皇兄头疼了很多次,但最终的结果还是好的,这就是很不错的。他轻轻勾了勾唇角,转头看向宋其云,“虽然完颜与文肩不能挑担,手不能提篮的,纯纯粹粹的是一個文人,但他身为金人,骨子里还是带着血性的,被人这么威胁,能忍得下这口气?”

“当然忍不了。”宋其云冷笑了一声,“但也没什么办法,儿子都被人打了个半死,他自己又被控制起来,他除了可以叫嚣两句,还能干什么呢?不过……”他想了想,“后来完颜与文带着完颜青木提前离开了,至于是怎么离开的就不知道了。”

“可金国人并没有走。”沈昊林补充道,“后来换了完颜宗承手下另外一个大将巫图哈过来,但后来的围猎,表现实在不太好。再加上辽金之间的冲突和矛盾,大大小小的斗殴发生了很多。”

“没错!”沈茶点点头,“我们从中也获利不少,当时觉得耶律兄弟也确实不容易,我们暗中也帮了一把,几次避免了被金国的算计。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谁也没有说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他们会找上我们联盟的原因。”宋其云笑了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耶律兄弟可是比耶律尔图明白事理多了。”

“原来是这样。”宁王殿下叹了口气,“所以完颜青木只要遇到袭击,就会觉得是耶律南在报复,是不是?”

“对!”沈茶点点头,笑了一下,“我们合作之初就已经说好了,我们可以对完颜青木动手,但必须要留活口,一切结束之后,由他们再来结束完颜青木的这一生。”

“这个要求倒也不过分。”吴清若想了想,“只是他们这么想置完颜青木于死地,不止对齐志峰动手这件事吧?应该还有别的?”

“准确来说,是不止对齐志峰动了一次手。”薛瑞天叹了口气,“这事儿,我倒是知道一点。”

“怎么说?”

“就前两年吧?我奉命带团出访金国,同时齐志峰陪着他父亲也作为使者出访金国,我们在鸿胪寺安排的使团驿站遇到了,当时没什么交情,就是见面点个头。大家在战场上都是你死我活的,下来之后,要是勾肩搭背、把酒言欢,那才是真的有问题了。”

“这话没错。”金菁点点头,“那次出使本来应该是大将军去的,但大将军犯了旧疾,侯爷就顶上来了。”

“旧疾复发?”宋珏转头看看沈茶,又看看沈昊林,想了想,问道,“是那次你八百里加急让暗影去宫里找我要保命丹的那次?”

沈昊林点点头,轻轻抓住了沈茶的手,现在想想,他都是有些后怕的,也是很庆幸的,后怕是那次真的太过于凶险了,庆幸是因为那次他及时把人拦下来了,没让去宜青府,如果他当时不那么强硬的话,很有可能就彻底失去这个人了。

沈茶一眼就看懂沈昊林什么意思了,她朝着他笑了笑。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朝着一脸担忧的众人笑了笑,“说来也是很神奇的,自从那次之后,我的情况就有所好转了。虽然也会发作,但频次不高,而且严重程度也降低了不少。”她转过头,朝着金苗苗挤挤眼睛,“是吧?”

“嗯!”金苗苗想了想,沈茶说的确实是这样的,发作的次数越来越少,病情也是有所好转的,

“那就好。”吴清若和代王爷同时松了口气,“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小天,小天,你接着说,在宜青府又发生什么了?”宁王殿下丢给沈茶一块蜜饯,朝着她笑了笑,“吃个蜜饯,甜一甜。”

“宁王叔,您这个哄孩子的技巧还真是……”薛瑞天伸出一个大拇哥,“特别棒!”

“少废话,赶紧说!”

“因为我们住在同一个驿馆,两个院子挨的很近,那边有什么动静,我们都能听得见。”薛瑞天叹了口气,“入住的第二天,还是第三天的晚上,隔壁院子就发生了骚动,说齐家的小公子丢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