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1484 祖辈的那些事儿34.0(1/1)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三个人默默的相互对望着,他们不知道应该如何评价这两个人才好。

沉默了许久,薛瑞天再一次叹了口气,表情有那么一点点的遗憾。

“善恶到头终有报,这两个人算计来算计去,还是把他们自己算计没了。”他喝了一口茶,朝着沈昊林、沈茶笑笑,“汲汲营营、举步维艰的过了一辈子,到头来还是败给了命运,如果当初他们没有鬼迷心窍的话,或许就不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了吧?”他轻轻的摇摇头,“说真的,实在不理解他们图的是什么,踏踏实实靠自己活着,难道不好吗?”

“他们要是能安分守己,就到不了这一步了。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些人能凑在一起,还能这么志趣相投,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对吧?他们都是一样的人,经历、背景、想法都几乎是一样的。”

“这就是仇富?”看到沈茶点头,沈昊林冷哼了一声,“所以,他们不认为自己的做法不对,反而觉得理所当然,觉得只要把薛老前辈、老祖宗这一类的人搞倒,他们就可以取而代之了。”

“没错,他们应该就是这么想的,觉得自己出身寒门,空有一身才华却不被重视,都是这些高门大户、皇亲贵胄的错,他们要是没了,自己就能上位了。”

“而且,他们是想用家境贫寒为借口,想要利用老祖宗,然后再踩着两位老祖宗上位。”薛瑞天做了一个嫌恶的表情,“这世间,真的是没有最恶心、只有更恶心了。”

“小天哥说的没错。”沈茶冷笑了一声,“家境贫寒,并不是他们动歪心思的理由,谁都过过苦日子,皇亲贵胄也好、豪门富户也罢,他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都是辛辛苦苦,靠着自己努力做事才得到的。何况,谁的日子不苦?谁的日子不艰难?不都是这么一点一点的熬过来的?他们怎么就那么特殊,想要不劳而获呢?”

“他们这种想法的人也不算少数,大部分人只看到了我们握手大权,看到了我们从小到大都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他们自然是眼红的。”薛瑞天冷笑了一声,“不过,有些人贵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无大才,不能胜任一些事情,所以也就是随便说两句。但是沙欧和孟子祥可不是,他们是真的恨,真的觉得自己生不逢时、怀才不遇。”

“对,老前辈在这里面也说过,他们偶尔会给他一种不好的感觉,就是他们看不起他,但跟它们接触的时候,他没有多想,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说真的,我是搞不懂这种人的想法啊!”薛瑞天趴在桌子上,“知道自己没钱、没盘缠,知道自己吃了这顿、没有下一顿,还偏偏要孤注一掷、剑走偏锋。他看不起老祖宗,却因为没有盘缠不得不守株待兔,还要找最好的客栈住下,就为了等老祖宗的出现。那么,我就有个问题,如果老祖宗没有选择他下榻的那家客栈,他们又该怎么办呢?是偷、是抢?还是效仿官道上的劫匪,拦路抢劫?亦或是以武力威胁客栈掌柜,让他们白吃白住?他们就不怕掌柜报官?毕竟那里离西京城已经很近了,如果这个时候出了岔子,他们的武举梦可就白做了。”

“不知道。”沈茶摇摇头,“明明可以靠自己的实力,偏偏要用这种法子,落得那样的下场,也是活该了。”

“所以说他们是咎由自取。”

“另外,还有一点是跟老祖宗有关的,老前辈特意注明了。”沈茶轻轻点了点书卷,“你们看这里,老前辈说,当初在西京城门口,他其实并没有注意到老祖宗一行人,也没有注意到老祖宗的衣着打扮,只是赶路太累了,一心想要进城,想要找一家客栈住下,好好的沐浴、吃点东西、睡一觉。”

“没有注意到?”沈昊林、薛瑞天相互对望了一眼,“那……怎么惹出后来的事儿?”

“是沙欧和孟子祥提醒了他,他们说,门口的这些人是不是跟官道上打劫的那群人有点像,打扮几乎差不多,十有八九是一伙的。他们这个时候出现在西京城门口,应该是想要在城里做下什么大案。如果没有被看到,那就算了,但被看到了,他们作为日后武将的一份子,不可以坐视不理。”

“这几个垃圾!”

“确实是够垃圾的,老前辈就是因为他们的提醒,先入为主的觉得老祖宗就是劫匪,才去城门口的守兵那里去检举的,这才跟老祖宗产生了这个天大的误会,以至于后续出了那么多难以想象的事儿。如果没有沙欧、孟子祥他们,也不太可能发生这样的事儿。”

“他们知道老祖宗其实不是劫匪,对不对?”

“这个就不是很清楚了。”沈茶摇摇头,“老前辈是说,当时看着确实是很像的,但后来想想,应该很容易分辨出老祖宗不是劫匪的,但是当时各种因素都参杂在一起,他失去了分辨的能力,所以,才……”她无奈的一摊手,“这大概也可以说是命?他们注定要因为这样的误会才能相识相知?”

“也许吧,可是沙欧、孟子祥等人诬陷老祖宗的目的是什么呢?”沈昊林微微一皱眉,“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这样做呢?”

“应该是立功心切吧,也不能说是诬陷,那些人的脑子,我们是搞不懂的,或许他们觉得,这群人要是劫匪,他们这样做,就能把这群劫匪抓了,算是立了大功,很有可能平步青云了,至少他们在京中名声大振,想要来结交他们的人会很多,他们的日子也不会过得像以前那么拮据。但他们没想到……”沈茶一摊手,“这一切都是个巧合,他们自己把自己给搁进去了。也不知道他们在宫里度过的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想起自己当初干的蠢事,是不是悔不当初!”

“小茶,那你是想多了,像他们这样的货色,是绝对不可能反省自己的,他们只会把过错都推到别人的身上。”薛瑞天托着腮帮子,看了看书卷,“老祖宗被逼无奈与沈家老前辈立了赌约,估计背后也有他们推波助澜的原因,是不是?”

“还真说对了!”沈茶点点头,“他们说老祖宗就是西京城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没什么真本事的,他们这些外来的举子想要在西京城站住脚就必须要做出点什么来,这次是个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而老前辈在手札里面也提到过,他对西京城这些不求上进的家伙非常看不上,所以,也想着要借这个机会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别一天到晚都目中无人。”

“这倒是一拍即合了,我就说老祖宗心眼太好,也太天真了,但凡他多想想,就不会那么容易上当了。”薛瑞天深深吸了口气,“不行,我不能再聊下去了,这个味道太香了,我忍不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