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1446 密室的秘密47.0(1/1)

沈昊林、沈茶、薛瑞天三个相互看看,又同时看向宁王殿下。

“抱打不平?为什么?”沈茶歪着头,想了想,“是薛老祖宗身边那些所谓的同伴?”

“这个思路是对的。”宁王殿下赞赏的点点头,“继续往下猜。”

“嗯”沈茶又想了一会儿,脸上闪过一抹讽刺的笑容, “大概是因为输了,不仅没能出的了风头,还在西京城这么多人的面前大大的丢脸了,他们觉得面子上不好看,所以就把这笔帐算在了薛老祖宗的头上。他们以为经过这一次老祖宗深深的厌恶了薛老祖宗,觉得如果他们能暴打薛老祖宗一顿或者找薛老祖宗的麻烦, 给老祖宗出气的话,他们在西京城就能站稳脚跟,就能有了一个靠山,是吧?”

“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宁王殿下点点头,朝着沈茶一挑眉,“但还不是很完全,可以继续猜一下,大胆一点,他们的想法可不像你这么的收敛。”

“大胆一点?”沈茶很茫然的看看宁王殿下,又转过头来看看沈昊林和薛瑞天,“这已经很大胆了,王叔,还能怎么大胆?”

“这里面有些人,在第一轮输了之后,就负气离开大校场,或许在他们回客栈的路上,遇到了什么人,又或许他们还没有离开大校场的时候,就被什么人给拦住了。”薛瑞天看了看宁王殿下,“是吧?”

“这个想法也很接近, 但还不够准确,你们觉得他们是被什么人拦住了呢?”

“这个”金苗苗摸摸下巴,一脸困惑的说道,“他们是外地来的举子,在西京城举目无亲、毫无根基可言,可以说,西京城的那些豪门贵胄,随便什么人拦下他们,他们都会受宠若惊吧?况且,拦下他们的人应该不会是贵胄本身,甚至都不用大管家出面,只需要二管家啊什么的拦住他们,他们就会乖乖听话的,毕竟办好了差事,就可以飞黄腾达了。”

“说的不错。”宁王殿下点点头,“你们真的可以大胆一点,想一下如果薛劲长中了武举,成为了兵部的新生力量的话, 什么样的人是不高兴的, 是很有危机的。”

沈茶靠在沈昊林的身上打了个哈欠,想半天都有想明白到底是什么人会不希望薛劲长成为武举的佼佼者,她觉得有些累,闭上眼睛,有点昏昏欲睡的意思。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她即将睡着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苏垚,想到了苏垚最终的解决,她猛然间睁开眼睛,看着宁王殿下。

“怎么了?是做噩梦了吗?”

宁王殿下看她似乎睡着了,还跟其他的人打手势,要其他的人小声一点说话,结果刚比划完,就看到沈茶突然睁开眼睛瞪着他,差点把他吓了一跳。

“没有,还没彻底睡着,我刚才突然想到了一点,王叔提起苏垚的下场也不是白提的,对吧?”

宁王殿下很赞赏的看着她,轻轻拍了拍手。

“总算是想明白了!”

“所以,是宫里的人拦住了这些恼羞成怒的举子?”看到宁王殿下摸摸点头,沈茶一皱眉,“嗯”

“想什么呢?”宁王殿下笑了笑,“你既然已经想到了是宫里面的人,可以再大胆一点,离正确的答案只差了一步。”

“我是在想,这个时候,前朝末帝应该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想要夺权的话,更应该培养自己的力量,像武举这么好的机会,正是他可以培植自己人的时候,为什么”沈茶很不解的摇摇头,“我不懂他为什么会选择那些失败的人,而不是薛老祖宗。”

“因为薛劲长的坚持。”宁王殿下叹了口气,看看沈昊林,发现他听懂自己的话,默默的点了点头,又看看沈茶,依然是一脸不解,笑了笑,说道,“这么说吧,如果他在第一轮勉强胜出的时候,就放弃这个比试,离开这个大校场,宫里的人会直接拦住他,他也会成为末帝手里的一把刀,直接对付西京城武将勋贵的刀。但他没有,所以宫里的人认为他如果成为武状元或者三甲中的任何一个,都会成为威胁皇权的隐患。他们需要兵权,更需要听话的刀,薛劲长肯定不是首选,而其他举子的行为正中末帝的预判,所以,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被拦的主要原因。”

“那末帝让这几个输家干什么?挑衅薛老祖宗,当着那么多西京城的百姓、还有很多微服出来的勋贵武将和他们心腹的面,把人打死吗?”

“这个也不是不可能啊,以他那个小心谨慎的作风,是干得出来的。”

沈茶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在她看来,前朝末帝晚年凄惨,朝堂都被那个太师掌控,都是年少时期作孽太多的缘故。

“等等!”金苗苗这才缓过神来,“你们说,拦下那些认输举子的、想要毁掉薛老祖宗的是前朝末帝?”看到周围的人全部都点了点头,她张口结舌,“你们都知道了?”

“毕竟武将勋贵希望自己的力量可以壮大,肯定不会干这种龌龊的事情,而最不希望武将壮大的,并不是我们以为的文官,因为他们心里很清楚,没有了武将,他们是不可以这么舒舒服服的生活,想干嘛就干嘛。”薛瑞天轻轻叹了口气,“唯独不希望武将再继续发展的,只有末帝一个人。可惜,他没有想到,自己机关算尽,却是给人做了嫁衣。”他停了一下,看着宁王殿下,“所以,那些举子根本没离开大校场,而是等到了比试结束、分出了胜负之后,对老祖宗开始发难,对吧?”

“嗯!”宁王殿下微微颔首,“他们要求跟薛劲长比武,一对一,车轮战。而这个时候,薛劲长已经力竭,别说比武了,就是离开大校场,都需要他堂弟在旁边搀扶。”

“趁火打劫,太不要脸了!”金苗苗拍了一下手边的小桌,恶狠狠的说道。

“趁你病、要你命!”薛瑞天冷笑了一声,“他跟那位太师不愧是翁婿,做法都如出一辙。”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