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089 王室宝藏6.0(1/1)

“接下来的故事,各位大人听了,应该会觉得很熟悉,因为在市井当中,茶馆、酒肆、戏园子里,那些说书先生的书、戏台上的戏文,几乎都是这么写的。”

“哦?很俗套的故事?救人一命,以身相许的戏码?”

“那还真的不是,家里并没有什么待嫁的女孩,且那位师爷的岁数也不小了,早就已经过了嫁娶的年纪。”善强苦笑了一声,“这以身相许的戏码是其一,还有另外一个令人津津乐道的戏码,就是落魄书生为了感念主家搭救,身上又无一文钱可回报,便自荐西席,留在主家开馆教书。”

“确实是,市井中流传的故事,有那么二三个是这个路数的。”

“没错,发生在我身上的,就是这么一个故事。家里救了师爷,师爷坚持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而恰好当年的我也到了应该启蒙的时候,善家的长辈们正发愁没有合适的先生来教我,正好有这么一位落魄的文人送上门来,算是让他们了却了一桩心事。当然他们也不是毫无顾忌的就把人给收下了,在师爷养病的那段日子里面,他们对师爷进行了考察,觉得他虽然不算学富五车,但教我还是绰绰有余的。而且在他们看来,这个人的品行端正,不会是那种心怀不轨的大奸大恶之辈。”

“呵,这善家的人,眼光……”阿飘轻轻摇摇头,“还真是不怎么样啊!”

“确实是这样的。”黑禄儿点点头,“不过,这一家子的大小狐狸就从来没有疑心过,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他们想要找一位教书先生,马上就会有一位落魄书生上门了?”

“还真的没有。”善强轻轻摇摇头,“主要那一年的年景其实并不好,吃不饱饭的人、家道中落的人就有很多,善家的长辈也曾经开了几次粥棚,虽然救济不了多少人,但多多少少能尽自己的那一点心意。”

“原来是这样。”阿飘喝了一口茶,茶盏轻轻放在旁边的石桌上,“不过,送你回来的那位仁兄虽然已经离开村子、离开善家,小半年之后才有接替他的人出现,那么这小半年的时间里,他是不是依然留了人手在村子附近盯着吧?你们在他走之后,多少也会有所往来,是不是?”

“什么都瞒不过大人的眼睛,确实是这样,但并不是在村子周围盯着。那个村子虽然没有明桩,但一直是有暗哨的,如果有人盯着,必然会露了行踪,会让人疑心的。所以,他们只是每旬打扮成商客来那么一次,他们也不接近我,只是远远的看着我。”

“原来是这样,是送你回来的那位仁兄走了之后,他们就来了吗?”

“是的。”善强点点头,“起初,我还不知道,后来还是家父领着我上街,去凑个赶集的热闹,才发现那几个客商多少有些眼熟,眼熟归眼熟,但不知道在哪里见过。后来多去了几次,他们往我的手里塞了一些小玩意儿,那些小玩意儿乍一看没什么问题,但熟悉它们的人还是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的,所以,我就知道,他们是老王八蛋派来的人。”

“后来呢?”

“没有什么后来。”善强耸耸肩,“最后一次给我塞完东西,下一次的集市他们就没有来,但第二天还是第三天,师爷就出现在了村口,而且还在村口晕倒了。”

“好无缝隙的衔接,安排得非常的周密!”

黑禄儿在心里暗暗的给伸了一个大拇指,也难怪他们寻了这些年,都寻不到这些人的踪迹,不得不承认,这河下家的家主确实是算无遗漏。要不是这次选择错了合作对象,踏错了一步,否则,以他们的本事,怕是还会眼睁睁的看着这河下家从自己的手上溜走而不自知。他微微侧头看向阿飘,看到她也是一副沉思的模样,轻轻的笑了一下,他可以不用担心沈国公和沈将军被蒙在鼓里了。

“怎么不说了?”黑禄儿看向善强,“继续往下说,那个师爷来了之后,主要任务不单是要教你念书识字的吧?应该还要干点别的什么,是不是?”

“是的,师爷担了一个教书先生的名义,所以住在家里的时间就比较长,前前后后大概有五六年的样子。最开始的时候,学生只有我一个,就在我的院子里面上课,他也住在我院子的西厢房。后来,陆陆续续的,来了很多跟我年纪相仿的同伴,因着知道家里的先生教的好,便求了家里的长辈,得到了同意之后,便送到家里来上课,不过……”

“不过?”黑禄儿一皱眉,“你们……不会是把他们都一一替换了?”

“那倒没有,那样做太危险了,太容易被戳穿了,那个老王八蛋才不会那么傻。这种费心费力又不讨好的事儿,他才懒得干呢!”善强轻轻摇摇头,“对于自己的私塾加了很多皮猴子这件事,师爷只是表面上不开心,觉得很麻烦,但实际上他比任何人都高兴的。”

“既然不会一一替换,这个高兴又在何处?”阿飘一挑眉,“想要慢慢的了解他们、跟他们交心,继而了解他们家里的情况?表面上为他们排忧解难,帮他们化解与父母、兄弟姐妹之间的”

只是慢慢的了解他们,跟他们交心,把他们家里的事情都了解了个一清二楚。”

“是了!”黑禄儿点点头,“村子里面的那些大小狐狸是不好糊弄的,但大小狐狸家里的小崽子却是单纯可爱的,可以用来套话的,可以得到他想要的答案的。”

“就是这么回事。”善强又在护卫们的帮助下喝了两口茶,继续说道,“虽然只有五六年的时间,但师爷把整个村子的情况都打听的非常清楚,甚至谁家跟谁家有什么隐秘的梁子都知道的。”他看看黑禄儿,又看看阿飘,“就连二叔……哦,就是我弟弟的亲生父亲,跟我父亲……不是,是真正善强的父亲之间面和心不和,都清楚得很,要不然,他也不会把主意打在二叔身上。村子里面知道二叔和我父亲之间恩怨的人,几乎都是站在二叔这一边的。”

“为什么?是因为什么让亲哥俩反目成仇?”

“因为二婶。”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