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1019 细思恐极3.0(1/1)

听到小殿下的话,黑禄儿在心里暗暗的笑了一声,这话一点都没错,不但是宋家的人,也确确实实是宋珏的长辈,如果认真的算起来,那两位少爷应该是宋珏的叔祖。

想到那两位少爷,他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说起来,他并不是在这两位身边待得久的,但却是他们……尤其是楚然少爷真正信任的人,否则,来金国做细作的这个机会,也未见得会轮到他。

他看看在小池子上面停落的小鸟,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从他记事开始,他就已经跟在楚然少爷身边了,由楚然少爷亲自教导,这是家里面很多孩子都羡慕的一点。可以这么说,他在整个家里面,应该算是比较特殊的存在,也是被所有人嫉妒的。除了被楚然少爷养在身边、亲自教导之外,在其他人的眼里,楚然少爷,还有大少爷,似乎都把自己当成他们的孩子,非常的耐心,无论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闯了多大的祸,他们都能容忍。

也是因为两位少爷这样的态度,在他很小的时候,家里面总有人……尤其是跟他差不多年纪,同样是被捡回来的小孩,经常背着他窃窃私语,说他是二少爷的私生子。

虽然是背着他,但也有些风言风语传到他的耳朵里,只不过,对于这样毫无根据的揣测,他从来都不屑一顾,完全不放在心里。

其实,他确实是楚然少爷从外面捡回来的小孩,据大少爷所说,他是被人扔在了距离金国靠近大夏边关十几里的地方,当时,他才几个月大,还不到一岁,被裹得严严实实的,装在一个小篮子里面。在他的襁褓里面,还留有一封信,信里面写明了他的身世。

不仅如此,弃他而去的人,也就是他的生母,还请求捡到他、收养他的好心人,不要对自己隐瞒真正的来历,也希望他在长大成人之后,可以为自己、为生母报仇雪恨。

除此之外,信里面还留了一些线索,是生母留给好心收养他的人的报仇,是一包沉甸甸的金子,而那包金子上面,并没有留下任何的印戳。这样的印戳是可以在所有国家、所有地方流通的。

那包金子以及那封信,是他十五岁生辰那天,楚然少爷亲手交给他的,到那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知道自己真正的来历。不过,即使他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的,也不妨碍他依然效忠两位少爷,对两位少爷不离不弃。

一阵小风吹来,黑禄儿打了个冷颤,抹了抹飘到脸上的小雪花。他抬头看看比刚才略大、比刚才下的略急的雪片,微微一皱眉,再在外面待的时间久了,该冻坏了。想到这里,他朝着阿飘使了个颜色。

“殿下!”阿飘接收到黑禄儿传递的意思,“咱们回去吧,雪下得有些大了。”

“是啊!”小殿下抬起头看看天,“怎么才这么一会儿,就下得这么大了,回吧!”带着两个人往回走了一段,她突然转过头,“膳房是不是还有前些日子外面送进来的羊肉、鹿肉什么的?”

“有!”阿飘点点头,“要烤来吃?”

“咱们自己动手烤吧!”小殿下看了一眼黑禄儿,“你不吃鹿肉,自己去膳房看看有什么想吃的,再看看有什么酒可以助助兴,我们都好不容易大难不死,晚上应该好好的庆祝一下,是不是?”

“好,臣送殿下回去之后,再过去。”黑禄儿点点头,“确实是应该庆祝一下,殿下也应该好好的补一补。”

“对了,姨妈还被扣在小偏房,殿下要怎么处置她?”

“别扣在那儿了,押她去宫里的大牢,一日三餐都保证,别饿着她了。其他的,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吧,只要她活着,你们怎么做都没有问题。”

“殿下……”阿飘想了想,“不见见她?她一直都想要面见殿下,为自己伸冤呢!”

“伸冤?她有什么可冤枉的?”小殿下摆摆手,“不见,什么时候她想明白了,把自己这些年的罪行都交代了,什么时候再说见与不见吧!”

“是!”

黑禄儿和阿飘把小殿下送回到青霞殿,看着她歪在外间的榻上睡着了,给她身上盖了一条厚毯子,嘱咐守在旁边的小丫头盯着点。

“我去对付姨妈,大人就去膳房盯着吧!”

“你小心点。”黑禄儿叹了口气,“那位……已经狗急跳墙,什么事儿都能干得出来。”

“您踏实住了,放宽了心,我还是对付得了的。”

两个人随便聊了几句就分开了,一个往偏殿走去,一个朝着膳房奔去。

估摸着小殿下得睡一会儿,黑禄儿也不着急,慢慢悠悠的溜达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殿下突然提起的缘故,他回忆起了关于自己的一些往事。

黑禄儿轻轻的叹了口气,在看到生母留下的那封信之前,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大夏人,毕竟从小到大,他跟着两位少爷,一直都在大夏生活。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地地道道的金国宜青府人。

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受到了挺严重的打击,记得有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整个人都是恍恍惚惚的,茶不思、饭不想,吃不好,也睡不着。那半个月的时间,他瘦了两圈,原本挺精神的小伙儿,一下子就变得萎靡不振,感觉下一刻就要跟这个人世间挥手告别了。

在那半个月的时间里,两位少爷每天都来看他,陪着他说话、劝慰他、开解他,黑禄儿后来认真的反思了一下,那段时间如果不是两位少爷那么的耐心对他,他可能就彻底崩溃了。

而造成那样一个局面的正是生母留下来的那封信,在那封信里面,他的生母告诉他,他不止是金国人,还是金国宜青府很有势力的贵族黑家流落在外的孩子。但跟大多数的人认为的不一样,他不是什么所谓来历不明、生母不明的私生子,而是黑家家主真真正正的嫡长子。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