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920 传奇的一生21.0(1/1)

桐王对自己的家人不满,或者说是对自己兄长的迁怒,很大程度都是源于他们找上门的时机不对,破坏了他和崇德帝的计划。

“针对那些喜欢跳脚,插手他们私人感情、私人生活的,他们不想再继续姑息了。”

坐的时间有点久,宋其云站起来在屋子里慢慢踱步,看看靠在沈昊林肩头快要睡着的沈茶,哒哒哒跑到里间拿了一条毯子,轻轻的盖在她的身上。

沈茶并没有睡的特别死,只是稍微有点迷糊,感受到身上的重量,她微微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宋其云,又闭上了眼睛。

“那一年,是崇德帝登基的第三年,因为这三年里,嘉仁帝、太后娘娘相继过世,哪怕他跟这两位的感情不怎么亲,但是该守的礼,还是要守的。所以,很多事情都因此而耽搁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恩科。”

“恩科?”金苗苗一挑眉,“确实是,自古以来,新皇登基都是要开恩科的。不过,他们决定只开文试,还是文武全开?”

“先开文试,相隔一年之后,再开武试。武试的主考管已经定下来了,就是桐王,副考官是桐王麾下的三名大将,还有兵部的三位老将,朝堂上的武官们对于崇德帝的这个安排是非常满意的,他们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在武试正式开始之前,使劲操练家里的小崽子,让他们在武试上有个好成绩,不给家族丢人就行。或者说,只要他们能被老将军们、还有桐王看上,被收入他们各自的麾下,武状元这种虚头巴脑的名号,爱谁要谁要,他们根本就不在意。”

“果然还是武将们想的明白,知道那些虚名不重要,实打实的本事才是最重要的。”

“可惜这一点,文臣们永远都想不明白,认为武将们只是逞强斗狠而已。”宋其云耸耸肩,“武试安排好了,崇德帝就开始考虑最令人头疼的文试。科举考试是大事,文试被重视的程度永远高于武试,所以,从可能会开恩科的这个消息传出来,天下的文人都疯了,学子们要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鲤鱼跃龙门。而在朝的大臣们,尤其是翰林院的那帮人,更是欢天喜地,仿佛过年了一般。”

“可不是欢天喜地,他们自己的那些小团体又可以蠢蠢欲动了,可以借着各种名头联络、拉关系,想法设法的把自己的人塞进这次恩科里,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在关键的位置上安排自己的人。各个小团体都在暗中活动,到了后期就开始相互攻击,想要把对方踢出这次恩科。”

“这个争斗,不仅仅是存在于考官之间,他们的学生也是一样,有不少学子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无缘这次恩科。可想而知,这一次的争斗是多么的激烈。”沈昊林看看肩头已经睡着的沈茶,轻声的说道,“放出这个消息之前,崇德帝和桐王就已经料到这个局面了,那些学子为什么被取消参考的资格,那些官员为什么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罪名获罪,其实他们都很清楚,派出去的暗卫们都已经调查得明明白白的。”

“而且,这也只是前期,随着开恩科这个消息从传言到确定,这种相互打嘴架、背后里下绊子的情况是愈演愈烈,后来已经不仅仅是文官们在朝堂上争吵,就连武将们也被波及了。作为武将之首,桐王是首当其冲。”

“这跟武将有什么关系?家里有孩子参加文试?”

“确实是有,但不是很多,掀不起什么大浪。”宋其云摆摆手,“宫里有消息传出来,是陛下想要让桐王担任文试、武试双主考。虽然还没有正式公布,但似乎是已经确定的。”

“每次科考之前,关于考官们的消息都是满天飞,不到皇上公布,是不会有人知道真正的消息,他们怎么确定,就一定是桐王呢?”

“不能确定,但一定要阻止这件事情变成现实。光是传言,就已经让文臣们过大了,他们认为桐王这是在越界,是在侮辱他们,是侵犯了他们的利益。”所以,在某天的早朝上,他们一改之前的画风,对桐王进行猛烈的攻击。”

“崇德帝和桐王没有料到这一点吗?”

“料到了,这传言就是他们放出去的,就是要试探这些文臣们的反应。还有,崇德帝确实是想要桐王做文试主考官的,但这一次桐王拒绝了。所以,人选还在考虑当中。”

“那帮文臣知道真相会哭的,非了半天的劲,都给别人做了嫁衣裳。”

“到后来,所有的文臣都抱团了,只要不是桐王,谁任这个考官,他们都无所谓了。”

“明白了。”金苗苗点点头,“只要不是桐王就行。”

宋其云笑眯眯的点点头,“对于攻击桐王的这些东西,基本上都已经还回去了,就在他们准备最后的猛攻的时候,桐王的家人找来了。进京的不是别人,桐王的兄长亲自带人来了,想要把桐王给认回去。他们到了西京之后,主动上门多次,但一次都没见到桐王本人,在王府的门口就被管家给拦住了。”

“桐王不想见他们?”

“确实是不太想,各方面的原因都有,但主要的还是跟崇德帝有关。如果被认回去,他就要离开西京,离开崇德帝。虽然他们现在还处于暧昧时期,没有特别的明确对彼此的感情,但是,他们谁都不想离开谁,所以,桐王并不想要见他们。但是这一点被文臣们抓住了,用来开始攻击桐王,说他欺君罔上,说他抛弃自己的家人,来媚君,是奸臣,不可以留在君王身边,必须要废掉他的王位,必须要把他赶出去,这就是个祸害,不能留下。”

“本来崇德帝和桐王对付这些文臣是游刃有余的,他们在按部就班的把那些异常活跃的家伙,一点一点的给除掉,计划进行了一大半,眼看着就要成功了,结果,桐王的兄长光哐叽蹦跶出来了,打乱了他们的布局,让他们彻彻底底的处于了被动。”沈昊林叹了口气,“但毕竟是桐王的亲人,崇德帝原本并不想治罪,想着把他们哄回江南就行。可没想到,桐王的兄长胆大包天,居然想要在光天化日之下,闯进桐王府绑人,把桐王给绑走。”

“他们……”金苗苗吞了一口口水,“疯了吧?”她看看宋其云,“荆王的后人能有这么大的执念,非要晏家的那座别院,不会是惦记着想要把桐王的遗体抢回家吧?”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