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850 深藏不漏的府尹大人(1/1)

禁军、巡防营闹出来的动静不小,吵醒了不少的人,附近的好事者披着外衣、睡眼惺忪的站在自己家门口看热闹,看到晏府被团团围住,很多人脸上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帮人看热闹的心思太明显了。”收到消息的京兆府尹大人听完梅捕头的转述,轻轻叹了口气,“曼大公子的人缘不好,但没想到这么不好。”

“大人,咱们应该怎么做?”梅捕头小心翼翼的看了府尹大人一眼,“要属下带人过去吗?”

“带人过去干嘛?”府尹大人摆摆手,“那几位办的事,是你我可以随便插手的?咱们不方便出面。”

“那就不管了?”梅捕头不赞同的摇摇头,“大人,要不属下自己过去看看,问问情况,怎么样?”

府尹大人想了一会儿,朝着梅捕头点点头,“也可以,问问需不需要咱们帮忙。”

梅捕头从京兆府离开,没有多一会儿就回来了,看到府尹大人站在院子里发呆,走过去站到他的面前。

“如何?”

“晏大公子似乎不在被抓的行列,那几个被捆的,属下很眼生。”梅捕头回忆了一下,“晏夫人也在,但好像也被抓起来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且,不止白大统领在,沈家军的人也在,估计不是小事。大统领让属下转告大人,只要天亮之后安抚好百姓即可,其他的都由他们来处理。”

“知道了。”

“还有一点,属下离开晏府之前,远远的看到了礼亲王的灯笼。”

“礼亲王?看来是惊动宫里了,那就更不是我们该出面的。”府尹大人想了一下,“既然是这样,就由着他们去做吧,咱们做好自己的本分即可。你去休息吧,天亮之后,维护好城里的秩序就好了。”

“是,属下告退。”

府尹大人看着梅捕头离开,并没有回到屋子里面,而是裹紧自己身上的披风,站在院子里面,抬起头看着布满繁星的夜空。

其实,绝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除了是京兆府尹这一个官职之外,他身上还有另外一个官职,就是钦天监监正,准确来说,这个监正才是他的本职,而京兆府尹不过就是为了掩盖他的真实身份的。

钦天监一共有两位监正,在表面上活动的是一位姓谢的监正,府尹大人一直都是隐藏在暗处的,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他是不会轻易抛头露面的。

最近一次由他出面,还是当今圣上登基的那天,他还记得当初宋珏看到自己身着法衣时惊讶的表情,如果场合、时间不对,估计会抓着自己的衣领问个究竟了。

不过,登基大典结束之后,他还是被陛下给秘密宣入宫中,他并没有跟宋珏说什么,只是将先帝的遗诏交给陛下就出宫了,后来再也没有被找过,想来是接受了这个事实。

府尹大人轻轻地叹了口气,他们家十几代人都是信奉道家的,擅长蘸醮科仪、风水推算,从很久很久很久以前,都是充当国师的角色,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风光无限。

但是到了大约一百年前,当时国策出现了重大的失误,而这个罪责最终落在了国师的头上。

家中突遭如此大的变故,家人们开始反省自己,觉得是风头出的太过了,是上天的惩罚,所以,他们开始有意的掩盖自己真实的身份,开始不再以家传绝学来谋生。

府尹大人苦笑了一声,真正要做到淡出尘世,并不是很容易的,该知道他们真实身份的还是会知道的。

就在三十年前,先帝突然请他入宫,一点先兆都没有。那个时候,他还不是京兆府尹,只是一个翰林院的小翰林,突然被召进宫去,他也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是凶还是吉。

他在同僚羡慕的目光之下,跟着来宣召的潘公公进宫面圣,见了先帝之后才知道,让他进宫,是想跟他开诚布公的谈一次。

那一次他才知道,其实他们家一直都是被关注的。

府尹大人记得自己当时特别的无奈,但在先帝面前又不太好表露出来,谈到后来颇有点自暴自弃的感觉。他觉得既然身份已经暴露了,那就干脆一点,很直白的向先帝提出自己的疑问,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找他进宫。

他本来以为先帝是想要自己做什么法事,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什么的,但万万也没有想到,自己听到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哦,不是,惊天大计划。那个计划在他看来,太过于惊世骇俗,以至于直到现在,他都觉得当年的那一切,仿佛是在梦中一样,特别的不真实。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哪怕是违背了圣意,他也会坚决拒绝的。

只可惜,人生没有任何的反悔,发生了的事情都不能抹去,他也只能认了。

值得庆幸的是,那个惊天大计划一直都很顺利的推进,他在不同几个时期进行过几次推演,结果都很一致,表明他们一定会达成所愿的,即使这个过程中会有些波折,但也是有惊无险。

府尹大人捏捏自己有些发僵的脖子,转向晏府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不得不承认,先帝的眼光很好,看人看得很准,这几个孩子非常的争气,早已超乎他们的预想了。

府尹大人又在院子里面站了一会儿,确定不会再有什么事情发生,这才慢悠悠的回屋去睡了。

而此时此刻,晏府的气氛却不怎么好,用剑拔弩张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