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833 不是个东西!(1/1)

沈茶想了想,既然已经说到这儿了,还是得打听打听关于宋月绦和宋俊然的事。

他们这些小辈,对于长辈的事情都不是太了解,何况这些年,他们一门心思都在找寻薛侯夫人冤案的真相,眼睛就一直盯着金国、辽国,盯着耶律家和完颜家。对于大夏内部,尤其是皇室子弟,关注的并不是很多,家里的长辈,要么避而不谈,要么就当睡前故事讲,基本上讲的人和听的人都没当回事。

“关于宋月绦、宋俊然这二位,我们知道的不多,虽然父亲也说了一些,但因为跟薛伯母的案子无关,我们也没有往心里去。”沈昊林看看代王爷,又看看自己的师父,“这一次,还是听小珏和两位公公说起,才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但……”他指指包括自己在内的几个小孩,“我们到底是道听途说,并不像各位长辈,跟这二位有过接触,对他们有一个真切的了解。我们还需要几位长辈给我们讲讲,免得我们制定的计划会触碰到他们敏感、脆弱的某一点,进而打草惊蛇,功亏一篑。”

“昊林说得对,这可能是我们离真相最近的一次了,如果这一次我们抓不到他们,再让他们给跑了,想要再找到他们,就难上加难了。”宋珏叹了口气,接着沈昊林的话继续说道,“以我对这兄弟俩的了解,这一次把他们惊了,他们很有可能会舍车保帅,卖掉澹台家、完颜萍、甚至是帮他们敛财的藤家,不顾一切的自己跑路的。”

“你们……”代王爷看看蹲在自己跟前一排的小孩们,“就这么确定,他们兄弟俩是幕后的人?说实在的,以我们两个……”他指指自己,又拍拍吴清若,“对他们俩的了解,这两个人呢,确确实实是背信弃义、表里不一的伪君子,小阴谋、小算盘不断,一天到晚都在算计人,都想着怎么能把皇位给抢过来。但他们想的多,做的事确实不少,没有一样做成的,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乐此不疲。”

“不要说的这么复杂,简单一点。”吴清若打断代王爷的话,“他的意思就是,如果布这么大、这么复杂且横跨了这么多年的一个局,以他们的能力,以他们的脑子,是根本做不到的。”他朝着几个孩子一挑眉,“所以才会问你们,真的认为这兄弟俩会是策划这一切的人吗?”

“我们也不是很能确定,但这是我们现在能找到的、能抓住的唯一线索。”宋珏再次叹气,“就算他们是被别人扔出来的替罪羊,我们也能顺着他们,再继续往下深挖。”

“你们都是这么想的?”看着几个小孩频频点头,代王爷和吴清若、宁王殿下交换了一个眼神,“说得倒是有点道理,行吧,虽然我们也不是很愿意提起这两个败类,但既然你们想知道,我们也不瞒着。有句话你们说的对,无论他俩是不是幕后的人,万一计划惊着他俩了,再找就很困难。”

“他们是不是特别容易被吓着,胆子特别的小??”

“想要抢皇位,胆子怎么会小呢?只是失败的次数多了,比以前更谨慎了。再加上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太惊心动魄的他们也承受不住了。不过……对于他们这两个人,反正从小到大,他俩就跟我们的感觉格格不入,看他们总有哪儿是不对的。”代王爷看看吴清若,“是吧?”

“嗯!”吴清若点点头,“怎么说,透着一股子猥琐的劲儿,但又假装自己特别的正义凛然的那种感觉。”他拍拍代王爷,“你刚才那个评价很合适,就是伪君子。”

“真小人容易对付,但伪君子是很难防备的。”代王爷撇撇嘴,看了一眼潘公公、崔公公,“你们跟孩子们都说什么了?”

潘公公、崔公公把之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代王爷哼了一声,脸上嫌弃的表情越发的明显了。

“类似的事情,他们小时候干的还挺多的,这对他们来说,应该算是家常便饭了。”

“他们表现的这么明显,还能接纳他们作为兄弟?”宋珏一皱眉,“这不太像是父皇、姑父和姨夫能干出来的事啊,他们三个都跟人精儿似的。”

“那会儿大家的年纪都小,有什么事都长辈们负责交锋,毕竟是堂兄弟,就算心里有什么不舒服,大面儿上过得去就行。何况……”代王爷哼了一声,“那两位王妃也不是什么省油灯,宋俊然和宋月绦一旦在宫里干了点什么,她们马上就能知道,这两个人还没离开皇宫,她们就哭涕涕的进宫面见母后,然后跪在母后跟前,哭得梨花带雨的,说什么她们家的孩子年纪小,做错事是她们没教好,如果要罚的话,就罚她们吧,对于小孩子就别追究了。”

“这个话说的……”白萌忍不住吐槽,“真的有点不要脸。”

“小白,你还是客气了,不是有点不要脸,是特别的不要脸。”代王爷哼了一声,端起茶盏又喝了一口,“当时父皇也没办法真的计较,所以象征性的就惩罚了一下,毕竟那两位王妃是母后娘家的妹妹,也不好真的撕破脸。要真的追究的话,这帮人真的敢在外面败坏父皇的名誉。”看到小孩们都一脸的震惊,他笑笑,“很吃惊吧?想不到家里会有这样的人,是不是?”

“他们……不担心家丑外扬,被百官、百姓们嘲讽?”沈茶不是很明白这些的想法,“还是说,他们就等着这一天,希望可以用这些被别人当来茶余饭后谈资的丑闻将皇爷爷赶下来,取而代之?这种想法,卫冕太荒谬了吧?”

“别说,他们还真的是这么想的。”代王爷点点头,“这两家人恨父皇、恨皇兄,都已经恨到骨子里了,都已经走火入魔了,所以,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给他们说说那个案子!”吴清若拍拍代王爷,“让他们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丧心病狂。”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