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778 越来越有趣(1/1)

对于池阁老的这个告老还乡的安排,沈茶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池阁老此生的愿望,就是要为自己的故交报仇雪恨,他这一生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这个目的,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想法。

从目前的这个进展来看,池阁老的心愿基本上是已经实现了,可以真正的离开西京这个是非之地,去颐养天年了。至于为什么选择盐城,自然是因为池宏。

想到这里,沈茶看看面前的池大公子,忍不住叹了口气,她突然有点可怜这位大公子,或者说可怜池家除了池宏之外的人,在池阁老的眼里,这位养子才是他真正的心头肉。

“大将军,又不着可怜我,我巴不得他不重视我,离这种乱七八糟的事远一点。”池睿苦笑了一声,“你们看看我那个二弟,自以为在父亲心里占有一席之地,父亲要求他做什么,都全力以赴,哪怕是娶妻,也违背了自己的心愿,娶了同时江南旧族的小姐,放弃了自己喜欢的姑娘。”

“那大公子呢?”沈茶往后退了两步,靠在后面的桌子上,“据本将军所知,大公子的夫人也是江南旧族的小姐,大公子不觉得被安排了吗?”

“我没有喜欢的人,也对成亲这样的事情没什么兴趣,如果父亲不安排的话,有可能一辈子不会成家。所以……”池睿耸耸肩,“我无所谓的,而且拙荆对我非常的好,不介意我这种无能的废物,我也没有什么资格去挑她的不是,对不对?”

“大公子可是谦虚过头了,您可不是什么无能的废物。”沈茶微微勾起唇角,“西京城的好几个茶坊,背后的老板都是您吧?”她淡淡一笑,“这几个茶坊,表面上看着不温不火的,但在文人们心里却是一个聚会、交友、谈天说地的好去处,因为足够私密,他们所说的话,不用担心被传出去。”

“我那几个铺子,连我家夫人都不知道,跟不要说我父亲了。”池睿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这个年轻女孩,不由得生出后浪拍前浪的感概,第一次承认自己似乎是老了,大夏的未来都是属于这些年轻人的。“大将军真的是明察秋毫,我服了。”

“这是职责所在,如果大公子感到了冒犯,还请见谅。”

“大将军客气了。”

“对于池阁老和池宏,大公子还有什么补充的吗?”

池睿想了想,朝着沈茶摇摇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大将军也看到了,我跟我父亲、小弟的交集不是特别的频繁,他们在做什么,我也只是知道一个大概,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所以……”他苦笑了一下,“如果我能想起来什么的话,会及时告诉大将军的。”

沈茶点点头,挥挥手,让旁边的暗影将池睿带回牢房,叮嘱狱卒要好生看顾,不可缺衣少食,不可怠慢了。虽然池阁老和池宏确实是触犯了大夏的律法,但根据他们调查的结果,这位池大公子实实在在的是池家一股清流,像他这种出身清流人家的孩子,要么专心做学问,要么醉心仕途,像他这样闷声发大财的,还真的是凤毛麟角,非常的罕见。

等到池睿被押走,大家看看天色,差不多到了吃中饭的时候,白萌前段时间就惦记着大理寺边上新开的一家蜀地风味的馆子,听说里面的菜品有一半都是辣的,而且非常的正宗。

几个人一合计,虽然沈茶不太能食辣,但还有不辣的菜品,口碑也是挺好的,有些深受西京城中小朋友的喜爱,正好符合沈茶的口味。既然是新开的馆子,大家决定去捧捧场,白萌觉得如果这家馆子名不虚传的话,过几天可以带宋珏和宋瑾瑜来尝尝鲜儿。

出了大理寺,往东走上一会儿,就看到了那家新开的蜀地风味的馆子,因为正值饭点儿,大堂里面已经是人满为患了。不止如此,外面还有不少排着队等座儿的食客,据说,自从馆子开业到现在,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了。

“几位客官!”在门口负责招呼食客的伙计,看到沈昊林他们几人,脸上挂着笑迎了过来,“您……”

“雅间、包厢都还有吗?”梅林打断了伙计的话,看看大堂里喧闹的情况,微微一皱眉,“安静一点的。”

“您几位来的正好,还有最后一个包厢。”伙计一看这些人,就知道不太好惹,赶紧领着他们上了三楼,进了第一个包厢。“您几位请,这是小店的菜牌,选好了就叫小的即可。”

“不必了。”白萌微微扫了一眼,从里面挑了七八样的特色菜出来,“就这几样,稍微快点。”

伙计应了一声,拿着菜牌出了包厢的门,匆匆下楼去后厨下单。

“新开的馆子,生意还是很红火的,原来西京城喜欢吃辣的人这么多。”宋其云打了个哈欠,看看沈茶,又看看沈昊林,“一会儿回去要提审池二?”

“不。”沈昊林轻轻摇摇头,“审池二公子之前,我们要先去一趟代王府,找宁王叔问问,当年在宁王府,池阁老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

“为何?”宋其云不解,“不就是老师吗?”

“未必!”沈茶轻轻摇摇头,“你们刚才都听到了,池阁老的计划是在这一科结束之后,辞去院长之职,去盐城养老。按道理来说,他的祖籍是江南,应该是告老还乡,也就是从哪儿来的就回到哪儿去,对不对?但是,他却选择去盐城,你们觉得这是因为什么?”

“是……让那对姐弟相认,亲人团聚?”宋其云微微一皱眉,“说起来挺奇怪的,池大、池二都是他的亲生儿子,但他偏偏对这个养子特别的伤心事,仿佛这个养子才是他亲生的,这……有点说不通啊!”

“确实是说不通,他之所以这么伤心,我们怀疑……”沈昊林一挑眉,冷笑了一声,“是有人跟他说了什么,让他动心了,生出了别的心思。”

“什么样的心思?”

“暂时还不好说,要问过宁王叔才能确定。”沈茶摸摸下巴,“这件案子越来越有意思了,看看查到最后,到底能查出些什么东西来!”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