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581 趁人之危(1/1)

“好几十天都睡不着觉?”白萌微微一皱眉,“这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别说完颜萍是个女孩子了,就是个铁人,怕是也受不了的。”

“夸张肯定不是夸张。”沈茶摇摇头,“我的人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夸大事实,她们传回来的消息都是真实发生的,而且,也不只她们说过完颜萍的情况不太好。”

“那完颜萍挺让我佩服了,那么多天不睡觉,居然还能保持清醒,还能正常的处理公务,太厉害了,我自己是根本就做不到的。”白萌打了个哈欠,趴在桌子上,“不过,我有一点很好奇,或者说我有点搞不懂她的想法,明明那么恨完颜大王子,恨到让人家家破人亡,恨到逼迫人家的小弟流离失所多年,还不解气,还要斩草除根,结果,能让她真正安静下来,真正找到寄托的,还是完颜大王子。”他看看沈昊林、又看看沈茶,“这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大统领真的以为,她是因爱生恨、出于得不到、也要毁掉的想法,才做出那样的事吗?”沈茶冷笑了一声,“我还是那句话,这不过就是她的一个借口而已。”

“先有了不臣之心,然后被大王子拒绝,以至于恼羞成怒,才有了借口去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沈昊林叹了口气,“只是,茶儿,为什么会在大王子的寝宫听不到那个声音?”

“她听到的那个声音,还有之前看到的所谓鬼影,都是假的,都是咱们的人自己搞出来的。”沈茶轻轻咳了两声,“她们知道大王子是真心实意的对薛伯母好,所以,可以避开大王子的寝宫,不在那里捣鬼。没想到……倒是让完颜萍找到了一个安全的避风港。虽然,这些东西都是假的,但有一点是真的。”

“完颜萍的反应。”

“兄长说的是,完颜萍的反应是真实的,在她的心里,大王子是可以依靠的,而她生母的师姐,就是那位帮助她取得王位、掌握实权的前辈,是她内心最恐惧、又最愧疚的人。”

“你想要利用这个来突破完颜萍?”沈昊林摇摇头,“不是很容易。”

“确实是不太容易,而且想要再安排新人进去,也是比较难的一件事情。”沈茶轻轻敲了敲桌面,“因为各方对峙,金王宫作为完颜萍一方的大本营,进出的审核都非常的严格。哪怕是宫中之人,也要接受三天一次小检查,五天一次大检查,就是担心会有人把完颜萍的情况悄悄的传给城外的人。”

“那你的人是怎么传消息出来的?”白萌托着下巴,很好奇的问到,“如果是什么机密,就不用告诉我了,我不是非知道不可。”

“哪儿有什么机密!”沈茶摆摆手,“金王宫的守卫里面有咱们的人,遇到什么事可以稍微遮掩一下。”

“考虑得非常周到。”白萌伸出大拇指,“但你想过没有,如果完颜萍继续不睡觉,还整天以泪洗面的话,早晚都会受不住的,等待她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彻底疯了,要么死了,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嗯……”沈茶沉吟片刻,轻轻的摇摇头,“非也,非也,大统领,也未必没有第三条路可选,完颜萍既不能疯了,也不能死了,无论如何,她都要熬下去,熬到我们打进宜青府的那天。”

沈昊林和白萌相互对望了一眼,同时说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趁人之危这样的事还是可以做的。”沈茶淡淡的一笑,“而且,对象是完颜萍,一点愧疚都没有。”

“大将军,您这是又打算整出什么幺蛾子?”白萌托着腮帮子看着她,“不会牵连你安排的人吗?”

“自然是不会的,她们一心为薛伯母报仇,自然会非常小心的,否则就会功亏一篑的。”

沈茶拿起边上的毛笔,快速的用暗语在纸上写了一首词。如果这封密信被截获了,她也不担心,从字面上看这就是一首对心仪的女子表达心中情意的词,不是他们自己的人是绝对看不出任何破绽的。而这首词真正想要表达的是让在王宫中的几个宫女,试探性的去接触完颜萍,安慰她、开解她,得到她完全的信任,等到她彻底敞开心扉的时候。

“我明白了。”听沈茶这么一说,白萌就明白她是怎么打算的,“你是要把她逼到濒临崩溃的时候,然后再让一个善解人意的人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个人对于她来说,就像是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当然,以完颜萍多疑的性格来说,一开始是不会信任这根稻草的,但她的疑心一旦解除,就会毫无保留的把自己想要说的话都说出来,请求这根稻草的安慰,对吧?”

“就是这样。”沈茶点点头,“这根稻草会很包容她,无论她的多疑,还是她的暴脾气,甚至是一些很过激的行为,都会忍下来,并且表示自己很能理解,对她现在的这个情况可以感同身受。”

“经历相同、感受相同,两个人就可以突破身份的限制,打开心房,进行心与心之间的沟通。对于完颜萍来说,这根稻草就好像是这个世上另外一个自己,无论旁人如何诋毁,她都是要维护到底的。所以,完颜萍就是这根稻草最大的护身符。”沈昊林叹了口气,“等到我们进入宜青府,等到完颜萍彻底失败,她就会发现,她最信任的人是伤她最深的人。”

“这招太狠了,到时候,完颜萍才是真正的生无可恋。但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向大将军请教。”白萌朝着沈茶一笑,“你怎么能保证你这根稻草不会因为完颜萍的信任和维护倒戈呢?”

“大统领的这个问题非常好!”沈茶把密信塞回到竹筒里,封好口之后交给梅竹,让她发出去。等到梅竹离开,她站起身来在书房里走了两圈,听到白萌的面前,说道,“别人有可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但她肯定不会倒戈的。”

“为何?”

“她满门一百五十六口,皆惨死于完颜萍的刀下,只有她一个人被她父亲藏在隐秘的地窖里,才堪堪躲过一劫。”沈茶冷笑了一声,“灭门之仇,不共戴天!”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