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40 缘由2.0(1/1)

沈茶看着安鸣和李骏,思绪慢慢的飘远,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那个时候,她还不是镇国公府的大小姐,也不是手握重兵的一方将领,只是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倒霉蛋。每天的日子,过得异常的辛苦,如果不是心疼年幼的弟弟,恐怕等不到母亲将她领回府,就已经痛痛快快的了结自己了。那会儿,她三天两头的病倒,身上还会有各种各样的伤,但却没有银子可以治病、治伤,她不敢想象,如果没有碰到母亲,她是否可以活到现在。

沈茶轻轻闭上眼睛,很多人都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辰,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多年前的今天,她正式成为镇国公府、成为沈家的一员。在她看来,这一天要比她真正的生辰更值得纪念。

看着安鸣和李骏,她轻轻叹了口气,在知道安鸣是被亲生爹娘遗弃的那一瞬间,她是很愤怒的,但听了李骏的话,那种愤怒似乎减弱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无奈。

李骏的爹娘与她的亲生父母是完全不同的性质,她父母是对孩子抱有满满的恶意,但李骏爹娘的这种情况,因为无法给孩子治病,就把孩子丢出去,任其自生自灭的做法也不是没有,在很多穷苦或者连年战乱的地方,更是很普遍。哪怕是被官府、被衙门知道了,也很难给这样的人治罪的。

“在想什么?”沈昊林看看沈茶略显涣散的眼神,压低声音问道,“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他们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只是觉得很无力。”沈茶叹了口气,“李骏的爹娘把孩子丢掉,心里也不见得多好受。别说他们那里了,十年前的嘉平关城,这样的事情也是很常见的。咱们军中也有不少年轻的兵士,是当年被爹娘丢掉的孩子,被父亲、母亲和各位叔伯捡回来抚养。”她轻轻摇摇头,“有的时候,我就在想,以后不再有这样的情况出现该多好啊!”

“会的,一定会。”沈昊林握住沈茶的手,“只要我们足够努力,让百姓安居乐业,这种情况就会减少的。”

“借兄长吉言,但愿有生之年,我们可以看到。”

“一定可以的。”

薛瑞天一转头,就看到这两个人同时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诶诶诶,说悄悄话的那两位,能不能稍微尊敬一下别人啊,人家在讲述悲惨的过往经历了,你们两个这么温馨,不太合时宜吧?”薛瑞天撇撇嘴,“刚刚你们在说什么?有没有好好听别人讲的东西?两个人偷偷摸摸说悄悄话,这样做可不太好啊!”

“沈将军说,李骏爹娘的做法可以理解。”看到薛瑞天和金菁同时露出惊愕的表情,沈昊林补充道,“逼不得已这个词用的很贴切,毕竟这样的事情,我们自己也见过不少。”

“哦,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这么回事。”薛瑞天看看文岱山,“说起来,文校尉的身世也是很可怜的。”

“侯爷不要这样说,卑职觉得跟有同样经历的人相比,还是很幸运的。”文岱山一抱拳,“跟卑职一起长大的那些兄弟,也都觉得自己非常的幸运。我们可以活下来,可以做个保卫大夏边关的人,已经被幼时的那些伙伴强太多了,他们虽然……但我们会连同他们的份儿,一起努力的活下去的。”

“文校尉说的好,这么想才是对的!”薛瑞天点点头,看看满脸写着不解的安鸣三人,解释道,“你们大概不知道,沈家军中有不少将士都是弃婴,文校尉就是其中一个。那时边关很乱,弃婴、孤儿、战场遗孤特别的多,沈家军除了肩负抵御外敌的责任,收养弃婴也成了一项任务。其实,很多弃婴的爹娘也是走投无路了,他们连自己都不确定是不是能活下去,怎么还能养活一个孩子呢?他们丢掉孩子,就期盼着如果被有能力的好心人捡去,就是孩子的造化。所以……”他看向安鸣,“你要相信,你的亲生爹娘当时在把你丢掉的时候,应该也是抱着这样的期待的。”

“回侯爷,卑职在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很愿意体谅他们,但到了后来,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安鸣轻轻的摇了摇头,看看李骏,“要不,你继续来说说令尊、令堂是怎么做的?”

“我……”想起自己爹娘做的那些丢脸的事,李骏的脸瞬间通红,他有些结巴的说道,“我……我……”

“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还是觉得没脸说?”安鸣轻蔑的笑笑,“令尊、令堂在知道我的存在之后,马上就到了我家,来找我爹娘。他们并不是来感谢我爹娘当年救下了我,并将我抚养成人的,而是来算帐的。”

“算帐?”薛瑞天和金菁对望了一眼,“他们要算什么帐?”

安鸣和李骏也相互看看,两个人都有点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安校尉和李校尉不太好说,还是让卑职来说吧!”刘善行了礼,“卑职是安鸣校尉的邻居,家里是开饭庄的,就在安家医馆的隔壁。安、李两家的事情闹得不小,在那条街住的人家就没有不知道的。李家两位先是来讨要儿子,但一打听是入了安家的户籍,就打起了别的主意。说什么不能白把这个大儿子给安家,安家需要给他们一些财帛,当作安家得到他们的孩子的报酬。安家自然是不同意,所以,他们两个就堵在医馆门口大哭大闹,说什么安家的人要强霸他们的孩子之类的。”

“真……不要脸。”

看到安鸣脸上嘲讽和李骏的羞愧,众人就知道刘善此言不虚,是真实发生过的。

“呵,人贱至无敌。”沈茶冷笑了一声,“自己丢掉的孩子,被好心人捡走、抚养成人,怎么好意思向好心人索要所谓的报酬?正常的反应不应该是感谢对方将自己的孩子养大吗?”她的目光停留在李骏的身上,“李校尉,你是怎么想的?是否认为令尊、令堂的做法是对的?”

“回将军,卑职……”李骏吞了一口口水,“觉得很丢人,劝阻过多次,但没有任何的作用。后来还是衙门派了人过去,爹娘害怕官家,才老老实实的回乡去了。但卑职也知道他们并没有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所以,正好当时招募新兵,安校尉为了躲开这个麻烦,就决定来边关从军。”

“你呢?”沈茶挑挑眉,“为了缠着安校尉?”

“有这样的想法,毕竟战场很残酷,我觉得如果有卑职在的话,或许还能相互有个照应。除此之外,卑职还有自己的考虑。卑职的爹娘一直都希望卑职参加科举,怎么也不会想到卑职会弃文从武,所以……”

“可以让他们把所有的注意力从安鸣校尉的身上转移到你的身上来?”看到李骏点头,沈茶叹了口气,“还真是难为你了,安校尉……”她看向安鸣,“你是否知道李校尉有这样的想法?”

“……卑职不知。”安鸣轻轻摇摇头,“卑职以为……”

“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李骏轻声哼了一下,朝着安鸣翻了个白眼,“爹娘到现在也不知道我是跟着你来的,否则,你早就没好日子过了!”

“……呵,那还真是多谢你了!”

“好了,既然误会解开了,以后对彼此就不要有什么对立的情绪了,好好相处就可以了。如果再让我们知道你们或者你们手下的兄弟起争执的话,无论是谁挑头儿,所有的人一起受罚。记住了,本侯爷是绝对不开玩笑的。”薛瑞天伸了一个懒腰,“行了,说了这么半天的话,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再拖下去,烤鱼估计就该凉了。”他看看沈昊林和沈茶,“怎么样,咱们……开饭吧?”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