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39 缘由1.0(1/1)

送走秦正和晏伯,众人回到中军大帐,一进去就看到安鸣、李骏、刘善和文岱山四个人笔管条直的站成一排,感觉跟犯了错误在罚站的小孩似的。而金苗苗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边写着什么,一边和旁边的影五、影十三在小声的讨论。

“元帅、侯爷,老大、军师!”影五和影十三最先反应过来,向众人行了礼,“膳房的人刚才过来说,侯府亲卫送了烤鱼过去,问是否还需要准备其他的膳食。”

“一条小小的烤鱼怎么能吃得饱,自然是要准备其他的。”薛瑞天脱下身上的斗篷,交到红叶的手里,“金苗苗,今天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早上起来炖了一锅鸡汤,还白水煮了一锅羊肉。”金苗苗坐在那里写写画画,头也不抬的说道,“我刚才去看了一下,羊肉还不够火候,就让他们用鸡汤炖了豆腐、白菜什么的送过来,配上你的烤鱼正合适。”写完了最后一个字,她抬头看了一眼沈茶,“专门给你做了鱼肉的馄炖,那个烤鱼就别惦记了。”

“知道了,我不会吃的。”沈茶摇摇头,接过影五递过来的竹筒,把里面的字条取出来,看完之后一皱眉,“啧,这不是胡闹吗?”她把字条递给沈昊林,朝着薛瑞天招招手,“小天哥也过来看看。”

“又出什么事了?”薛瑞天抱着手炉走过来,看了一眼字条的内容,脸色大变,“这丫头一天天的都在瞎琢磨什么?现在就要自请废掉公主的尊号?为什么?因为白萌?”他微微一皱眉,“他们之前不是已经达成了共识,要等一年的吗?怎么,现在就变卦了?太着急了吧?”

“你先别急,这事要是这么简单,宋珏也不至于来问我们了。”沈昊林拍拍薛瑞天的胳膊,转头看向沈茶,“你那边可是收到了什么消息?京中最近可是出现对公主不利的风言风语?公主是否受到了外面这些风言风语的影响?”

“如果有这样的消息,我早就告诉兄长和小天哥了,并没有这种消息传来。”沈茶摇摇头,“就算是有什么风言风语,以公主殿下的性情,也不会在意这些话。她曾经说过,只在意该在意的人,那些萍水相逢、从来没有打过交道的人,他们说的话,都不会听到耳里,也不会入到心里的。”

“所以呢?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让公主殿下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沈茶想了一会儿,无奈的摇摇头,“不太能想得到。”她看看金苗苗,“你跟瑾瑜姐姐谈心的次数比较多,为何她会这么想?”

“嗯……”金苗苗摸摸下巴,“我大概能猜出来,一方面是为了白萌,一方面也是为了她自己。”

“行了,别说了。”薛瑞天打断金苗苗的话,把字条还给沈茶,“还是因为赵银和那个小子,她认为想要清清白白的嫁给白萌,她跟赵银和的婚约就必须有个名正言顺的说法堵住悠悠之口。小茶,你要是给宋珏回信,就告诉他,自请废掉公主封号这种事,再也别提了。这本身就不是她的错,说起来,她还是受害者,不仅不能惩罚,还要予以补偿的。如果她不肯放弃这个愚蠢的想法,就告诉她,我得了空回去会好好收拾她身边那些嚼舌根子的人的。”

“好!”沈茶点点头,“还有吗?”

“嗯,顺便转告白萌,瑾瑜出了任何问题,我都会算到他的头上的。到时候可不要怪我心狠手黑,不讲情面。”薛瑞天一边说一边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好,这才把目光落到还站着的四个人身上,“怎么还站着呢?梅林,给几位校尉看座,又不是犯了大错,总这么站着也不合适。”

“是,侯爷。”梅林应了一声,和梅竹一起搬了几个软垫摆在了安鸣他们四个的面前,“几位,请!”

“谢元帅、谢侯爷,谢将军。”

安鸣四人行了礼之后就坐下了,腰板挺得很直,坐姿非常的端正,一点都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比刚才站着的时候,还让人觉得别扭。

“怎么这么紧张啊?感觉连气都不敢出。”薛瑞天摸摸自己的肚子,看看这四个人笑笑,“行了,放松一点,这不是什么正式的问询,不用那么害怕。”他的目光在四个人的身上一一扫过,着重看看安鸣和李骏两个人,“我们让你们来这里呢,是有些话要问问你们,你们心里应该清楚,我们想问的是什么,对吧?”

“侯爷,卑职们……”

“如果想说那是你们的家务事,让本侯爷不要多管闲事,那就可以免开尊口了。”薛瑞天摆出了一张冷脸,慢悠悠的说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话确实是没错,但前提是你们的家务事没有影响到大局,但李骏校尉今天在比试中的表现,很难让本侯爷相信,你们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本侯爷有句话要告诉你们,哪怕安校尉可以脱颖而出,被调入前军或者先锋营,本侯爷、沈副将也不会用你的。说不准,还会让你重新回到后军去。”

“为……为何?”安鸣一惊,看了一眼李骏,“因为李校尉?他……”

“是不是想说,他的行为与你何干?”薛瑞天看到安鸣点点头,嗤笑了一下,“今天如果不是李校尉头脑发热,不管不顾的乱冲一通,安校尉,你可不容易赢下这场比试。”

“是,卑职承认。”

“承认就好,如果你们的心结不解开,不仅无法进入前军,甚至都没有机会再上战场,省得你们会在战场上做出什么让我们无法预料的事情。”

“侯爷说的不错,你们两个的关系现在已经不能单纯的用家务事来搪塞了。”金菁跟着补充道,“今天不过是你们之间的比试,李骏校尉就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日后到了战场上,我们怎么能放心让你们两个携手对敌?还有,如果你们这种糟糕的关系没有得到改善的话,被敌方得知并加以利用,给整个沈家军的作战带来不可预估的打击,你们是否能负起这样的责任?”

“……”安鸣想了一会儿,“元帅、侯爷、各位将军,不是卑职不想说,而是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我们来问,你来答就好,不要有任何的隐瞒。”薛瑞天和沈昊林对视一眼,转头看向李骏,“李校尉也是,请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如果两位有遗漏的地方,请刘校尉和文校尉进行补充。”

“……是,卑职遵命。”

“安校尉和李校尉是同父同母的亲生兄弟,对吧?”金菁端着茶杯看看安鸣,又看看李骏,“之前倒是没有太注意,现在仔细一看,你们的样貌……相似的地方还真不少。”

“卑职……哎!”安鸣叹了口气,“和李校尉确实是兄弟,只不过很小的时候就分开了,并不是很熟悉。”

“很小的时候分开是怎么回事?”

“军师,这件事还是卑职来说吧!”李骏瞄了安鸣一眼,“虽说子不言父之过,但确实是他们的错,我们不仅是亲兄弟,还是双生子。卑职曾听家母说过,当时卑职家的家境不太好,再加上我们是双生子,母亲生我们的时候损了身子,每日每夜汤药不断,家里的日子过得更是清贫。所以……”

“所以,因为日子艰苦,就把安校尉给丢掉了吗?”沈茶整张脸冷得都能结冰了,若不是沈昊林拉住她的手,说不准就会当场发作的。“李校尉,这样的理由可不充分呢!”

“将军教训的是,卑职也认为这样不对,但家母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如果当时的条件允许的话,她也不会如此狠心的。”

“迫不得已?”

“是。”李骏深深吸了一口气,“安校尉先天不足,身子很弱,出生不足月余,就病了数次。家里实在没有为他医病的能力,只能……”他吞了两口口水,“只能……忍痛割爱。”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