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21 惊喜2.0(1/1)

和沈昊林稍微聊了一下后军的情况,沈茶对后军目前的状态表示比较满意,至少他们的自信不像之前那样显得那么的毫无底气,除了会喊口号之外,像自己要做什么、应该怎么做、相互之间应该怎么配合之类的想法,完全没有。

“小酒带了那么多年的兵,自然有他自己带兵的方法,当初我们交给他的,也是一群跟他一样,懵懵懂懂、不知道应该怎么打仗的小屁孩,没有策略、没有谋划。但现在,这群小屁孩磕磕绊绊的、用自己的方法成为了前军的中流砥柱,那些不看好他们的老兵,除了战死在沙场上的、返乡回家的,剩下的都在这群小屁孩的手下听令。小酒某些手段确实有点激烈,但不可否认,对于后军的人来说,是非常有用。”

“最起码后军是上过沙场的,那些小屁孩当年可是什么都不懂,他们那些手段都是通过实践总结出来的,酒儿他们的那种方法很适合短时间改变兵士的状态。”沈茶点点头,拿起茶杯,却发现已经空了,桌上放着的小茶壶同样是空的,她站起茶准备去续茶,这才发现台上空了一大半,最闹腾的四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她愣了一会儿,一脸疑惑的转向沈昊林,“他们是不是属猫的呀?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什么时候离开的,我完全不知道。”

“大概是看我们聊的太认真了,所以,才没有打扰我们。”沈昊林指指校场中间,“小天和小菁也帮小酒不少忙,这会儿应该是去看看他们的准备情况。红叶和金苗苗……估计是太好奇了,也过去凑个热闹。不用管他们,他们一会儿就会回来的。”

“哦!”沈茶点点头,把茶壶重新装满,走回来给自己和沈昊林的杯子里倒满茶水,“忙过这一阵子,要让他们好好歇歇,不能像这两天这么累,必须要养精蓄锐。估计未来几年的时间,都不太会有休息的时间了。”她喝了一口茶,看着沈昊林,“兄长怎么看红叶刚才说的话?”

“她之前应该已经跟耶律南、耶律岚通过气,彼此意见达成了一致,甚至耶律尔图也有参与,她说的那些话,应该就是耶律尔图、耶律岚、耶律南想要跟我们说的,只不过,写在纸上容易落人口实,所以,才会通过红叶的嘴说出来。”

“我跟兄长的想法是一样的,占领金国,或者说跟我们平分金国,是耶律家、是辽国各部族最要紧的一件事,一旦占领了金国的土地,各个部族都会因此得到无法预估的利益。所以,无论他们内部争斗如何,都不会允许有人破坏这个计划的。”沈茶笑,“从这一点上来看,辽人确实要比金人更理智、更冷静,他们的前景要比金人更好一些。”

“确实,辽人在大是大非面前要比金人看得更清楚、想得更明白,最主要的是他们目标很明确,知道自己要什么,而金人……”沈昊林冷笑了一下,“父亲和薛伯父之前就说过,金人目光短浅,只在乎眼前的那点东西,如今看来,两位的断言是极为精准的。多年前因为争夺王位,金国就已经元气大伤,这些年……尤其是这两年天灾不断,根本谈不上什么休养生息,这回又开始争夺王位……”他轻轻摇摇头,“已经走向末路,完全挽救不回来了。”

“就算我们不去掺合,金国的老百姓应该也忍不了多久了。或许对于我们的到来,他们还会非常欢迎。”

“解救他们于水火?”

“就是这个意思。”沈茶笑笑,不经意抬头,看到校场门口,众位将军簇拥着秦正和晏伯走了进来,她伸手拽了一下沈昊林,“兄长,师父和晏伯到了。”

两个人快速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吩咐梅林、梅竹把桌椅稍微规整一下,快速的离开了高台。等他们两个下去,秦正和晏伯已经走到跟前了。

“师父/伯父、晏伯!”沈昊林拉着沈茶行礼,侧身让出了位置,请两位老人家上去。

“年轻就是好,睡几天就没事了。”秦正仔细的看看自己徒弟的脸色,“现在感觉还好?”

“师父不用担心,前段时间睡得少,补回来就没事了。”

“没事就好,这话虽然说了很多遍,但还是要说,别总是仗着自己年轻就为所欲为,等你们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就知道年轻时的做法是大错特错了。”教训完了自己的徒弟,秦正转头跟沈昊林说道,“你也好好的看着她,我知道你们很忙,但也不能忙到不睡觉。”

“是,我会的!”沈昊林请秦正和晏伯坐到第一排正中间的两把椅子上,“伯父、晏伯,请喝茶!”

“好!”晏伯接过茶杯,笑眯眯的斜了一眼秦正,又看了一眼沈茶,挑挑眉,“你就是让国公爷盯着也没用,整个沈家军、甚至是整个嘉平关城都知道,镇国公府的大小姐是操心的命,事情无论大小都要管。你想要她当甩手掌柜的,比登天还难,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他拍拍秦正的胳膊,“再说了,这不是还要金苗苗在,有她在,咱们大小姐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晏伯,您……”沈茶被他给数落得头都快抬不起了,也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来解释一下。事实上,她这个冬天生病的次数确实太多,想辩解都没有底气。

“国公爷、元帅!”把密信送出去的影五再次折返,他没想到秦正和晏伯已经到了,向两位老人家行了礼之后,凑到沈昊林和沈茶跟前小声说道,“耶律菱出发了,随行的还有三百名精兵。”

“三百?精兵?”沈昊林和沈茶对望一眼,两个人的脸色同时沉了下来,“还真是来者不善,耶律南一个手握南院实权的人,一个随从都不带。可耶律菱一个闲散宗室,不过有个治丧官的名号,居然带了这么人,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沈茶看向影五,“这三百人出自哪里?”

“耶律菱府里的私兵。”

“那就是家将了。”沈茶和沈昊林交换了一个眼神,“去跟苗苗说一声,她安排的那些,我和国公爷都同意了,开始准备起来吧!”

“是!”

看着影五离开,秦正和晏伯的目光转向了沈昊林和沈茶,那意思是在等他们解释一下。

沈昊林轻轻嗓子,把前因后果说了一下,最后说道,“耶律菱这样的人,是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免得让他觉得,我们是软柿子、是好欺负的。”

“做得好,尽管放手去做,不用有什么顾虑。”秦正轻轻拍了一下桌子,“大不了就是一拍两散,反正是他们上赶着咱们,受损失的也不是咱们。”

“师父说的是,我……”

就在这个时候,台下传来了一阵阵的骚动,众人的注意力瞬间就被吸引过去了。

“他……他们怎么来了?”看到突然出现的中军,沈茶呆住了,看到站在最前面指挥行动的薛瑞天和金菁,茫然的看着沈昊林,“兄长,这……这是怎么回事?”

沈昊林没说话,只是搂住她的肩膀,让她继续看下去。

本来已经坐好的秦正和晏伯也被惊着了,他们之前知道这是后军内部的比试,没想到比试还没开始,中军就“占领”了校场,之前可没有人通知他们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他们也好奇到底中军是来做什么,同时从座位上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这样看得更清楚一些。

就看到下面校场正中央的中军将士们在薛瑞天和金菁的指挥下,变化出不同的阵型,而这些阵型都是沈茶带兵这么多年,在战场上使用过的,都被一一的展示出来。

最后一个阵型展示完毕,中军的将士突然快速的改变自己的位置,等到他们重新站好,七个大字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恭贺沈将军生辰。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