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154 这叫情趣!(1/1)

西京城发生了什么,远在嘉平关城的沈昊林和沈茶尚不知晓,他们跟薛瑞天、金菁、金苗苗分开之后,直接来到了地牢,看望那个来自二虎堂的阿白。

“阿白兄弟,你也太沉不住气了吧?这才过了一个晚上,你就想通了?”

“国公爷,沈将军!”阿白规规矩矩的行了礼。

“免礼!”沈茶和沈昊林看着牢房里的阿白,“想见我们是有什么事情?”

“我……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要见一下红叶。”

“哦?”沈茶挑挑眉,“你怎么知道红叶在镇国公府?你怎么知道她就是你想见的那个人?”

“当着明人不说暗话,我在嘉平关城也不少时日了,镇国公府、武定侯府的情况多多少少也是了解的,所以,我可以确定,她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阿白很认真的看着沈茶,目光没有一丝丝的闪躲,“我知道你们在怀疑什么,我承认,是我雇猫三儿偷入镇国公府的。这跟探查情报没关系,完全是出于私人原因。有件事情,我必须要搞清楚。”

“私人原因?”沈昊林朝着影五招招手,让他搬来一个长凳,和沈茶一起坐下,“说来听听。”

“我想要找一份名单。”阿白看着沈昊林,“国公爷较沈将军年长一些,应该会有些印象,大概是十四、十五年前,夏、辽、金爆发了一场大混战,嘉平关城险些就被破城了,还是沈家军力挽狂澜,将辽、金打败。在那场战场中,城中百姓自发应敌,很多人都在那场混战中而丧生。后来,老镇国公和老武定侯专门派人来统计过战死的百姓名单,国公爷,您可有印象?”

“十四、十五年前……”沈昊林想了一下,点点头,“是有这么回事,的确有这么一份名单。你要找这份名单做什么?你的父母在嘉平关保卫战中战死了?”

“这么多年,我都是一直这么认为的,因为战争结束之后,我没有找到他们,询问了几位跟他们一起上战场、侥幸活下来的叔叔、伯伯,他们告诉我,我的父母已经战死了。但……”阿白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但,我在二虎堂见到了他们。他们在二虎堂是负责训练新人的,而且……他们已经不认识我了。”

“你找那份名单的目的是要确认,你的父母确定是死了,而二虎堂的那两个人并不是你的父母,对吧?”沈茶点点头,“那份名单我看过,你的父母叫什么?”听到阿白说了两个名字,她轻轻摇摇头,“很遗憾的告诉你,那份名单上并没有这两个名字。”

“二虎堂的那两个人就是你的父母,也许是当年出了什么意外,导致他们不记得你了。”沈昊林看看阿白,“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跟你记忆中的一样吗?”

“应该……也不一样了,按理说,他们是夫妻,关系应该非常的亲密,但两个人表现出来的,感觉就是同僚,特别的客气。而且,我分别跟踪过他们俩,他们并不住在一起。”阿白的表情有些失落,“看来,不仅是不记得我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记得了。”

“节哀顺变吧!”沈茶淡淡的说道,“这种情况,我们以前也遇到过,或许再过一些年,他们的记忆就会恢复,到时候,你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团聚了。”

“一家三口团聚?”阿白苦笑了一下,“我如今是这个境地,落到二位的手里,二位会放过我不成?”

“为何不行?你让猫三儿夜入镇国公府,不是私人原因吗?这一点,我们还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沈将军,我毕竟是辽国二虎堂的人,虽为夏人,但效忠的却是辽国王室,你们……”

“那不过是你自己的选择,与我们又有何干?”沈昊林拉着沈茶站起来,“如今,夏、辽两国交好,我们和耶律王室也有一些约定,你们这些人一旦被抓住,我们不会杀掉你们,会把你们遣返回辽国的。而你……在辽国使团回国时路经嘉平关城的时候,我们会把你交给耶律南公子,让他把你带回去进行处置的。”

“……我知道了!”看到沈昊林和沈茶要走,阿白抓住牢房的栏杆,“国公爷、沈将军,红叶她……”

“说到红叶,我想提醒你一句。”沈茶站住,转过身来,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管你们之前是什么关系,也不管你们之前的感情怎么样,但现在,你们两个的立场是不同的。如果你的心里还惦记着她、还愿意为她做点什么,就不要再提什么见面、叙旧的事。这是忠告,请你谨记!”

说完,沈茶转身拉着沈昊林就离开了,只留下阿白,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发呆。

“最后那段话说得很棒!”出了地牢,沈昊林裹紧沈茶身上的斗篷,“彻底切断他跟红叶之间的联系。”

”能不能真的切断,要看红叶跟我们说的是不是实话,也要看她会不会背着我们去看这个阿白。“沈茶转回身看了一眼地牢,”所以,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不过,兄长可相信他说的那段关于名单的事?“

“一个字都不信,谁信谁傻!”沈昊林摇摇头,“别看他表现的挺真诚的,但也只是表现而已。如果真的是想确认爹娘的情况,被抓的第一时间就应该坦白,而不是以这个作为交换条件,达到他想要见红叶的目的。你拒绝他之后,他那一脸的失落才是他真正要表达出来的情感。”沈昊林握着沈茶的手,“离午饭的时间还有点早,想出去走走吗?”

“外面的人那么多,我不想去。”沈茶想了一下,“嗯,我们去骑马吧?好几天都没有练功了,浑身上下特别的难受。回头师父要考校功夫的时候,发现我们退步了,是不会给我们留情面的。”

“好!”

沈昊林应了一声,拉着沈茶往马厩的方向走去。到了马厩,牵出了踏雪和追风,二人翻身上马,直奔军营后面的马场而去。

“兄长!”沈茶拉住缰绳,轻轻拍拍踏雪的脑袋,“我们比一场,如何?”

“来呀!驾,追风,你要是输给了踏雪,我可是要看不起你的!”

“踏雪,超过追风,有糖吃!”

沈昊林和沈茶像是两道疾风一样飞驰而去,跟在他们身后的影五和梅林、梅竹,还有休假回来的影十五,四个人面面相觑。

“五哥,怎么办?”影十五摸摸下巴,“你说这国公爷和老大,没事赛什么马啊,这大雪天的,踏雪或者追风要是稍微打滑了一点,还不摔着他们?”

“你懂什么,这叫做情趣!”梅林和梅竹一人踹了影十五一脚,“先让他们两个自己玩会儿,咱们待会儿再过去。你们是不知道,将军这几天一直都在琢磨着新战法,说不准要借着这个机会,跟国公爷比划比划。”梅林拍拍影十五,“十五,你跑得快,回去取一趟国公爷的长刀和将军的鞭子,等你回来,我们再一块追上去!”

“得嘞,我马上就回来啊!”

话音未落,影十五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