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108 红叶的初恋(1/1)

“怎么了?”沈昊林伸手摸摸沈茶的额头,“是不是刚才比武的时候受凉了?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没有,兄长别担心。”沈茶朝着沈昊林笑笑,目光转到红叶的身上,很严肃的说道,“红叶,你知道我是哥什么样的人,心里一旦起了疑虑,就一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直到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所以,我想说什么、想问什么,你应该很清楚。也许,接下来说的话有可能会很难听,我先跟你道歉,若是有哪句话伤到了你,我先说一声对不起。”沈茶稍稍停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我们抛开上官与下属的关系,应该可以算是很好的朋友了,对吧?从小一起长大,无话不说的,按京中那些闺秀们的说法,应该是手帕交。兄长和小天哥也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外人,你有什么心事的话,难道不能跟我们说说嘛?总是要这样藏着掖着的?”沈茶很严肃的说道,“你老实说,牢里的阿白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好吧,既然被你看穿了,我也不能不承认了,他跟我确实有点关系。”红叶点点头,看到沈昊林和薛瑞天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她赶紧摆摆手,解释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算是小时候的玩伴吧?你们也知道我是孤儿,虽然在嘉平关城长大,但从来不知道爹娘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在我进入镇国公府之前,就是跟着一群和我有一样遭遇的哥哥姐姐们、还有几个弟弟妹妹一起生活的,是那些哥哥姐姐把我们这群小孩一点一点养大的,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后来因为战争的关系,他们中有一部分死了,有一部分人不知所踪。说起来,我算是我们这群人里面运气非常好的,能进入镇国公府,那些不知生死的人,也不知道后来的结局是什么样。”红叶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前,我听猫三儿形容那个瘦高个儿的黑衣男人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跟我小时候认识的一个哥哥很像,后来,我跟苗苗两个去街上晃有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他,才确认了我的猜测。”

“你确定没看错人?”沈茶微微一皱眉,“你追上去了?”

“是啊!”红叶点点头,“我追上去了,想要确认是不是我心里惦记的那个人,若真的是他的话,我要跟他相认,毕竟那些人是我一直都惦记着的,能找到一个两个,我会很高兴的,这完全可以解开我一直以来的心结。结果,我朝着那个人出现的地方就追了过去,神奇的是,这个人生生在我眼前消失了,就好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不过,我问苗苗是不是看到那个人了,她说完全没有看到。”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沈茶摸摸下巴,“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起过?”

“就是前几天嘛!”红叶轻轻的叹了口气,“那天回来我就病了,但我心里挂记着那个哥哥,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病了,结果一整天都在发热,苗苗说,我没死在这个上头就已经算是命大了。后来的几天,我不是一直都躺在床上养病吗?也就没来得及说。”

“我想起来了,那天你整个人晕乎乎的,情况却是不怎么好。只不过,你们分开也有个十来年了吧?”看到红叶点头,沈茶也跟着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你居然还能记得他的样子,也是不容易。”

“肯定会的呀,那会儿他年纪就比我们大,样貌和现在也没多大的区别。”

“这倒也是,能照顾你们这些小孩子的,应该都是比较懂事、会干活儿的大孩子了。”沈茶点点头,“也难怪你听到他的消息,脸色会大变呢,你们小时候的关系,很好?他很照顾你?”

“印象中只是个和蔼的大哥哥,对任何人都很好。我记得我在那群小孩子里面不是最小的,还有几个小弟弟和小妹妹,他们的爹娘不是死了,就是丢下他们自己跑掉了,那个大哥哥倒是对这几个弟弟妹妹比较特别,非常的照顾他们,至于我,他好像并没有关注太多,应该是只知道我是他们中的一个。”

“嘶,这话说得感觉有一些酸溜溜的呀!”薛瑞天斜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红叶,说道,“小叶叶,你老实交待啊,他是不是你第一个……应该是有记忆以来,第一个喜欢的人?或者……”他眯着眼睛,“一直都是你喜欢的人,所以,才会听到他被抓了以后那么的失态,被小茶迅速的抓住了把柄?”

“我喜欢他应该是很理所当然的吧?他那么温柔,不喜欢他才是怪事吧?”红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把心里的话说出来的她,整个人都彻底放松了,“我承认,曾经喜欢过他,也曾经幻想过,如果有一天重逢了,也许会告诉他我的心意,只是……现在不可能了,我们的立场完全是不同的。”

“突然意识到这一点,你应该是很伤心吧?”薛瑞天伸手拍拍红叶的肩膀,“其实,也用不着这么伤心,就算他跟我们的立场一样,你们两个也没有什么未来的。”

“为什么?”红叶一脸懵的看着薛瑞天,“你怎么这么肯定?”

“因为……”薛瑞天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红叶,啧啧了两声,说道,“你太粗鲁了呀,任何一个男的,只要他眼睛不瞎,就绝对不会选你的,所以,放弃这个不切合实际的想法,是非常的对的。”

“薛瑞天,我要掐死你!”红叶朝着薛瑞天就扑了过去,抄起旁边的坐垫就往薛瑞天的身上打,一边打还一边说道,“你才是嫁不出去的那个!”

“我当然嫁不出去,我是娶的那个……诶诶诶,不许打脸啊,我警告你!”趁着红叶喘气儿的空隙,薛瑞天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跑到了沈昊林和沈茶的身边,朝着红叶做了个鬼脸,“要是以后真的没人要你,本侯爷倒是可以大发慈悲的把你给收了。”

“滚蛋!”因为薛瑞天躲在了沈茶的身后,红叶没办法扔东西,只能跳着脚的骂人,“有本事你就躲着,别让本姑娘抓着你!”

“抓着我能怎么着?”薛瑞天继续嘴欠,“本侯爷要是认真起来,你打得过嘛?”

薛瑞天的嗓门也真是不小,吵得沈茶头疼,回身抓着薛瑞天的领子就给扔出去了,“红叶,交给你了!”

“好嘞,我今天非打得他求饶不可!”

“我说什么来着?你就是粗鲁吧?你看看有哪个女孩子跟你似的,张口闭口就是打打杀杀的?”

薛瑞天一看情况不妙,又开始绕着暖阁跑,红叶举着坐垫在后面追。

“你觉得红叶的话,有几分可信?”沈昊林拉住沈茶的手,“据我刚才的观察,倒是没有说谎。”

“她说出来的这些,我肯定都是真的,包括她曾经的感情,但是……”沈茶压低声音说道,“有没有隐瞒,我们就不知道了。所以,我打算……”

“找人看着她?”看到沈茶微微点头,沈昊林又看看打在一团的两个人,“也好,先观察一段时间,如果没有问题,再把监视的人撤回来。不管怎么说,她是小天身边的人,不能跟辽或者金有任何的牵扯,否则,一旦出了事,我们跟陛下没法交待。”

“好!”沈茶点点头,“暗影肯定不能派了,那些脸都是她熟悉的,要是不小心打了个照面,应该是不太好的。正好,陛下让我们秘密训练的那批人已经成了,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这一次就当是对他们的考核吧!”沈茶看向梅林,“去通知小五,从那些人之中挑出两个去盯着红叶,注视她的一举一动。”

“是!”梅林答应了一声,“时辰差不多了,要传午饭嘛?”

“再等一会儿,师父和晏伯他们也要一起吃午饭的。还有……”沈茶摆摆手,朝着那两个打得正火热的人扬扬下巴,“怎么也要等他们打完了才行!”

“这种你追我打的戏码,他们还真是不嫌烦,隔三差五的就要上演一出。”沈昊林摇摇头,“梅林,你回去把惠兰大师的游记拿过来,他们两个打他们的,我们看我们的。”

察觉到了沈昊林和沈茶散发出来的浓浓嫌弃,梅林捂嘴偷笑,离开暖阁的时候,小心的绕过扭打在一起薛瑞天和红叶,免得这两个人一不小心就波及到自己。

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梅林还没回来,秦正拉着晏伯倒是走了进来。

“哎哟,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又打上了?”晏伯无奈的摇摇头,“你俩的兴趣爱好还真是与众不同啊,一天打八百遍都不嫌腻歪呀!这次小天又嘴欠惹到红叶了吧?”看到红叶点头,晏伯一伸手,“继续,小天的这张嘴,也是该好好的教训教训了!”

“晏伯,您不能见死不救啊!”薛瑞天高声的喊道,“诶,你这个丫头,本侯爷说来着,打人不打脸,爷还要靠着这张脸混饭吃呢!”

“伯父/师父,晏伯!”沈昊林和沈茶从主位上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走到两位老人家的面前,向他们行了礼,“侄儿/徒儿给您拜年了!”

“好,好,好!”秦正伸手扶住两个人,“快坐吧!”

四人坐好之后,晏伯看看沈昊林,又看看沈茶,说道,“听说,你们抓到那个指使猫三儿的黑衣人了?”看到两个人点头,他好奇的问道,“这个人是什么来历,可打听清楚了?”

“茶儿跟他交了手,看功夫应该是二虎堂的人。”

“二虎堂啊?”晏伯冷笑了一声,“原来是个骗子!”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