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099 沙漠之花(1/1)

“昊林,你学坏了,你从来不会这么对我的!”薛瑞天表示自己不满,“你的嘴巴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毒?”

“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只不过是你不知道而已。”沈昊林看看跟着金苗苗和红叶学划拳的夏久,“你呀,真应该好好关心关心你弟弟了,郡王爷听你说了那件事情之后,难过了一下午,刚才还跟茶儿撒娇呢!”

“他就是要找个机会撒娇而已。”薛瑞天很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他就是个小孩子,小孩子懂什么伤心不伤心、难过不难过的,他们的情绪变化都是很快的,一阵风一阵雨的,前脚不高兴,后脚就欢天喜地了,根本就没有规律可循!”他扬扬下巴,“看,这不是玩得挺好的吗?哪儿看得出时难过一下午的样子?”

“你倒是看看你自己,哪里有一点当人家哥哥的样子?一点都不在乎弟弟的感受!”沈昊林嫌弃的撇撇嘴,看他又喝光了一碗酒,劝道,“少喝点吧,说不定一会儿你得扛着红叶回去。”

“一个红叶,一个金苗苗,这两个丫头简直就是嗜酒如命,见了酒就没命。你们是没看见,还没开席呢,一坛酒就空了。不过……”薛瑞天神秘的笑笑,“放心吧,她们两个今天绝对醉不了!”

“这么肯定?难道你在酒里动了什么手脚?”沈茶一眯眼,“小心她们知道了以后狠狠收拾你!”

“尽管来,本侯爷会怕两个小丫头?”薛瑞天往沈昊林和沈茶的身边蹭蹭,神秘兮兮的说道,“先不说这个了,我有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要问问你们,你们以前听没听说过沙漠之花这个东西?”

“沙漠之花?”沈昊林微微摇头,“是个什么东西?我完全没听过。”

“我知道。”看到沈昊林和薛瑞天全都看着自己,沈茶压低声音,解释道,“我小的时候听大师说的。”

“大师?金苗苗的师父惠兰大师?”

“嗯!”沈茶点点头,“那个时候,大师怕我躺在床上很无聊,所以,就给我讲了很多他年轻时的见闻。大师年轻的时候,去过很多很多的地方,见过很多的奇闻逸事,这个沙漠之花就是其中最神秘的一个。”

“所以,这个什么沙漠之花真的是花吗?”沈昊林摸摸下巴,“自然生长的那种?”

“对,就是那种花,是北边荒漠独有的花,据说拥有很神奇的力量。曾经有过一个传闻,是说拥有沙漠之花的人,可以看到自己内心最渴望见到的人或者事情,但传说也只是传说而已,并没有人真正的见到过这种拥有神奇力量的花。大师年轻的时候,也有找寻过沙漠之花的这个想法,所以,找了个机会去了荒漠。他在北地荒漠行走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老爷爷,跟老爷爷打听了一下关于这个花的传闻。老爷爷说,沙漠之花确实是真实存在的,在荒漠的最深处有一座很庞大的古城,古城的地下宫殿里有一个小池塘,池塘里面种的就是沙漠之花。但大师找了很久很久,都没有找到这个古城的位置,只能放弃了。”沈茶看向薛瑞天,“小天哥,你怎么知道沙漠之花的?怎么想起问这个的?”

“中午回去的时候,我想找找跟……”薛瑞天挑挑眉,“你们知道的,我是找找有没有蛛丝马迹,可以证明当年的一些变化,可是也没找到。自从那件事情之后,我们的来往就更少了,除了每年一次的年礼之外,就没有其他的联系。只是……我在我爹的手札里面发现了一份地图,上面画着的那个地方,很有可能就是大师说的那个古城,因为我爹在古城上面画了一朵花。所以,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薛瑞天凑近沈昊林和沈茶,用尽量小的声音,说道,“你们的爹,我爹,还有坐上首的那俩,是不是都已经去过了。”

“他们去过?你怎么会这么想?”沈昊林微微皱眉,“老侯爷的手札里面是有什么关于这方面的暗示吗?”

“我也说不太清楚是不是暗示。”薛瑞天端起酒盏,喝了一口,说道,“夹着这份地图的那一页纸上,我爹在上面写了一段话,大概意思就是说他揭开了一个困扰他很多很多年的谜团,虽然这个真相对他来说很痛苦,但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他要做的是珍惜眼下,好好的过日子。而这段话是写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前的三个月,所以……”薛瑞天叹了口气,“尽管你们一直都在劝我要往好的方向想,但现在……”

“你的意思是说,薛伯父一直都在怀疑伯母和金国王子有关系,只是以前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他无意间知道了沙漠之花的存在,就去找到了沙漠之花,得知了这个一直困扰他的问题的真相。而这个真相很有可能证实了他的猜测,他很痛苦也很理智,决定抛弃过往,不计前嫌,继续和伯母亲亲爱爱的过日子。”看到薛瑞天点头,沈茶转头又看看秦正和晏伯,“难道没有可能是指的别的事情?”

“应该不会。”薛瑞天一口否定,“这一页前面的几篇手札和以后的每一页,记录的都是与感情相关的内容。否则,我也不会认定,他所说的这个真相跟母亲有关系。你们说……我是我老爹的儿子吗?”

“废话,你和老侯爷长得这么像,怎么可能不是他的儿子?”沈茶翻了个白眼,“想太多了!”

“茶儿说的没错,你就是想太多了,这就是你最大的问题。既然茶儿说,这个东西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就去找找看。”沈昊林拍拍薛瑞天,安慰道,“但找之前,我们也要做做相关的功课,毕竟荒漠最深处,我们谁都没有去过,必须要准备充分才可以。要不然……”沈昊林稍微停顿了一下,“秦伯父刚才说了,咱们仨是嘉平关城的主心骨,一举一动关乎城池安危,不可鲁莽行事。所以,短期之内,是无法成行的。”

“什么时候去都没关系,毕竟我们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不怕这一时半刻的。再说,我也没有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小小的沙漠之花上面。能找到当然好,找不到也无所谓。”薛瑞天点点头,“我只是在想,他们俩……”他看看秦正和晏伯,“在过去的事情里面充当的是什么角色,无论是沙漠之花,还是当年事件的真相,应该都是知情的,但他们的选择是闭口不言,到底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如果老侯爷的手札上面记录的那些内容全部都是跟薛伯母的感情有关……我倒是可以理解他们为什么闭口不言,虽然是好兄弟,但好兄弟的家务事,他们插不上手,也没有资格去说三道四,毕竟他们是旁观者,而不是故事当中的一份子。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沈昊林叹了口气,“家丑不可外扬,懂吗?”

“好吧,你要是这么说呢,我觉得还是可以理解的。”薛瑞天撇撇嘴,“接着说,我还有其他的发现。除了沙漠之花,那个古城还有别的东西存在。我在地图里面找到了一个夹层,里面还有一张图,我仔细的看了看,估摸着是藏宝图,藏宝的地方就在古城里面。不过,我猜想他们要是去了,应该是只找到了沙漠之花,这个藏宝的地方是没有找到,要不然……”

“也许,藏宝图是他们从古城回来之后,无意中发现的。发现之后,他们也想再去一趟,看看这个古城里还藏着什么秘密,但因为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就再也没有去成。”

“兄长,小天哥,这些都不是重点。”沈茶摆摆手,“宝藏和沙漠之花,我们都可以扔到一边,咱们先找到这个古城在哪儿才是最重要的。连古城都找不到,什么沙漠之花,什么宝藏,全都是异想天开!”她伸手拍拍薛瑞天的肩膀,“要保持平常心啊,小天哥,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我会的!”薛瑞天点点头,“我也相信你,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什么东西不会失望啊?你们仨真是啊,可会躲清静了!”

聊得很投入的三个人听到声音一抬头,就看到红叶和金苗苗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你们两个在那边玩得不是很开心吗?”薛瑞天挑挑眉,“怎么过来了?”

“那帮小子真的很能闹腾,吵吵嚷嚷的,我的头都被他们给吵大了,我们过来醒醒脑子。”金苗苗拉着红叶坐在沈茶他们的对面,“不过,很奇怪啊,我怎么觉得今天的这个酒特别的怪呢?我们两个喝了三坛子,一点酒味都没有,陛下是不是在酒里掺水了?”

沈昊林和沈茶同时看向转身偷笑的薛瑞天,无奈的摇摇头,往酒里兑水的不是陛下,是这位侯爷。

金苗苗和红叶看到沈昊林和沈茶的反应,瞬间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两个人放下手里的酒盏,一人抄起一个坐垫,朝着薛瑞天扔了过去。

薛侯爷一看情况不对,快速的往后边一仰,躲开了坐垫的攻击,趁着红叶和金苗苗还没下一步的动作,迅速的从地上窜起来,开始绕着屋子跑。金苗苗和红叶的动作也不慢,拎着坐垫在后面追,一场激烈的追逐赛就此展开。那帮原本在划拳的一群人立刻被这三个人吸引了注意力,拍着巴掌给金苗苗和红叶呐喊助威,有的还趁机使绊子,给薛瑞天设置认为的障碍。

“无聊!”沈昊林摇摇头,“幼稚!”

沈茶笑眯眯的点头表示同意,看到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薛侯爷吸引过去了,她朝着影五使了个眼色。

“老大!”影五快速的跑到了沈茶的身边,“有什么吩咐?”

“附耳过来!”沈茶在影五的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悄悄的去查,千万不要被人发现!”

“是!”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