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094 两只小坏蛋(1/1)

“你这孩子跟谁学的?学的对人这么不真诚、这么的敷衍?”薛瑞天伸手敲敲红叶的脑袋,“什么叫做我开心就好?我要是不开心呢?”他站起身来,拎着一个坐垫走到那堆箱子跟前,回过头来说道,“我可把所有的东西都弄出来了啊,我要看看还有没有带夹层的箱子。”

薛瑞天在那里翻了好久,也没有翻到第二个带夹层的箱子,倒是翻出不少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糖果。

金菁对这些从宫里出来的东西很好奇,刚才才看完那些好吃的点心,要不是发现了带夹层的箱子,他还沉迷在开箱的过程中,现在看到薛瑞天翻了好多花花绿绿的糖果出来,顿时兴趣大增,跑过去认真的看每一种糖果,还放到鼻子底下闻闻。

“给你一个好吃的糖,能抚慰你心灵上的创伤。”金菁往薛瑞天的嘴里塞了一颗看起来很好看的糖果,“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苍了天了!”薛瑞天差点从地上跳起来,把嘴里的糖吐了出来,“这是什么玩意儿,酸得人牙都要掉了!我跟你们说,有机会我一定找宋珏那个混蛋决斗,他送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啊,这是要谋杀啊!”

“有什么可怕吗?”红叶看到薛瑞天那个样子,走过去从金菁的手里拿了一颗放在嘴里,“唔!”

“是不是特别酸,是不是!”

“不是啊!”红叶睁大眼睛,很认真的说道,“很好吃啊,酸酸甜甜的。”她拿了两颗,跑到沈茶和沈昊林的身边,递给他们,说道,“你们尝尝!”

“好!”沈昊林和沈茶一人拿了一颗放在了嘴里,顿时两个人的脸都皱成了一团,“这是打死卖醋的了吧?酸死了!”沈茶赶紧给自己和沈昊林倒了一杯茶,“这么酸的东西,你怎么会觉得好吃呢?”

“是吧,是吧?”薛瑞天扑过来也要了一杯茶,“不是我觉得这东西酸,是本来就酸,对不对?”他给自己灌了一杯茶,总算了冲淡了嘴巴里的酸味,长长的出了口气,说道,“这丫头的口味是越来越奇怪了!”

“看来这个糖果不符合你们的口味,全都归我了!”红叶把那一整盒的糖果都拿起来了,“我带回去慢慢吃,侯爷,你要是想吃的话,尽管来找我啊,不要客气!”

“呵呵,你自己留着享用吧!”薛瑞天翻了个白眼,“你也不能白拿吃的,去干点活,把分出来的那些点心什么的都让人送到该送的地方去,给我们也腾点地方,我们要倒腾那几箱子布了。”薛瑞天走到那装着布的箱子前面,打开箱子往里面一看,“哟,宋珏够大手笔的哟!”他把所有的箱子都打开了,“哪里是什么绢啊,全都是云锦啊!”薛瑞天抱出来一匹看了一下,“皇家御制,宋珏可不会轻易送出来的。依我看,虽然北边的边关都有赏赐,但是……”薛瑞天指指那几个箱子,“这些绝对只是咱们才有。”

“所以,不能大张旗鼓的分出去了,只能我们自己留着了!”红叶指挥暗影们把箱子都搬走,凑到薛瑞天的身边,“诶,这些红色的都是我的,谁也不能跟我抢!”

“大姐,这两个府里加上整个沈家军,天天弄一身红的,除了你就没有别人了!”薛瑞天拍拍红叶的肩膀,“你和夏久就是这军中最招人恨的俩人了,一个整天穿一身红,跟个厉鬼似的飘来飘去,另一个只要不当值,就穿着一身白,跟在别人身后当人家的背后灵。”

“好歹我们的白色、红色都是纯色,再看看侯爷您……”红叶站在一个箱子的面前,朝着薛瑞天招招手,“这一箱子都是你的,没有人会跟你抢的。”

“不啊,小菁菁的爱好跟我一样,都喜欢带花纹的,越花越好。”薛瑞天从箱子里面抱出黑色、白色各三匹放到了沈昊林、沈茶的面前,“你们两个是不是不要其他的颜色?”

“我们是不要了,你再挑出三匹青色、深蓝色、再从你的那箱花色里面挑出几匹看上去比较沉稳的,连着之前的点心让人送到我师父和晏伯那里去!然后,在从鹅黄的、淡粉的、淡绿的、淡蓝的各挑三匹,还有你的那箱花色里面选几个比较鲜艳一点的送到苗苗的院子里,这些是给孩子们准备的。”沈茶靠在沈昊林的身上,打了个哈欠,说道,“剩下的你们就自己分吧,我们就不要了。那个要注意一点啊,咱们英郡王啊,什么颜色都行,坚决不能给他白色的,就算他坐地上打滚儿也不行。负责新兵营训练的校官不止一次跟我说,他们新兵营的人都被郡王爷吓着了,他们每个人几乎都在半夜的时候,见过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影在军营里面晃来晃去的,每次吓到了人,郡王爷还开心的咯咯咯得笑个不停。”沈茶叹了口气,“校官们说,严重影响到了第二天的训练,被吓到了的兵士根本没有办法集中自己的精神。”

“这就是他的爱好,他不是喜欢穿白,而是因为在夜里穿白的在军营里面晃悠是可以吓到人的。”薛瑞天很无奈的说道,“我今年都给他做黑衣服,他总不能穿着中衣跑到外面吓唬别人吧?”他摇摇头,“回头我也跟其云说一声,让他好好的看着他弟弟,别让他总大半夜的出来蹓跶。”

“夏久和她……”金菁指指红叶,“就是两只小坏蛋,都要找机会好好的管管。”

“管我什么事啊,军师!”红叶哼哼了一声,“我又没大半夜的出去吓唬人,真是的。”她伸出一只手,“等一下,是不是有人在敲门?”

听她这么说,大家都不说话了,果然听到了外面敲门的声音。红叶离着门最近,就跑过去打开了门,看到影四站在门口,手举在胸前,还保持着敲门的姿势。

“元帅、将军,影四来了!”

“进来!”沈茶朝着影四招招手,“你怎么来了?”

“元帅、侯爷,军师、老大!”影四行了礼,“我有事要跟老大说。”

“你等会儿再说啊!”薛瑞天朝着红叶招招手,“走了,咱们回去歇会,晚上再过来吃饭。”

红叶点点头,抱着她那一盒酸了吧唧的糖果,乐颠颠的跟着薛瑞天离开了暖阁。

金菁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轻轻的把暖阁的门关上了,走到了沈昊林的身边,默默的看着影四。

“说吧,军师是知情人。”沈茶让影四坐下来,“是……跟他们有关的?小珉说,他们得罪了人,被抓起来了?他们不是在临潢府做买卖吗?怎么会得罪人被抓?具体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是!”影四点点头,“他们在临潢府开了一家赌场,去玩的人不乏临潢府的贵族。只不过他们做买卖也不是那种诚信的人,抽老千坑了不少的人,这一次被抓完全是因为被高人识破了,再加上高人是耶律家的长辈,他们要是不被抓的话,那真是没天理了!”

“抽老千坑人?”沈茶和沈昊林对望了一眼,“这倒是他们能干得出来的事情!”

“可是,抽老千的话,最多就是赔钱、把赌场关了,抓人……还不至于吧?”沈昊林摸摸下巴,“他们是因为抽老千闹出人命了?”

“那倒没有,要是闹出人命,哪儿还留着他们到现在啊!”影四伸手比划了一下,“那位高人是给家族里的子弟找场子来的,耶律家有几个小孩来赌场玩,输了不少的钱,回去跟家里的长辈一说,那位高人长辈就来踢场子了。被抓的时候,两个人还死不认账,结果被抓进去之后,又哭着喊着说自己错了,只要能让他们活着,无论要什么他们都给。”影四叹了口气,“其实,他们只要赔了钱就行。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钱,跟那场高人的对赌,他们已经把铺子给输掉了,一文钱都没有了。现在耶律家是这个赌场的所有人,他们现在想要卖掉赌场。但比较困难,这个赌场经过这事之后,名声已经臭了,根本就没有人买。”

“你回去之后,跟小珉说,找一张身家清白的人出面买下来,改成茶庄、酒楼都可以。”

“那……那对夫妇呢?”

“咱们虽然买了铺子,但给的是耶律家的面子,又不是他们的,跟他们有什么关系?”沈茶冷笑一声,说道,“他们两个暂时就关在牢里吧,对他们好,对我们也好,免得他们跑出来坏了我们的事儿!”

“是,属下知道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