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058 辽国使团3.0(1/1)

齐志峰跟宋其云他们抱怨燕榭的时候,萧凤岐和耶律南也在跟沈昊林他们谈论这个人,说出来的话,基本上与齐志峰一致,内容要比齐志峰详细多了。

“这次,叔父任命我为副使,派我出使夏国,其中一个目的,是想让我当面代他向沈将军道歉的。”耶律南从座位上站起来,向沈茶行了一个他们辽国非常郑重的大礼,很认真的说道,“他对于沈将军被萧六刺伤这件事,感到非常的自责和内疚,萧六是辽国人,他作为辽国的摄政王,难辞其咎。”

“耶律王爷客气了。”沈昊林微微欠了欠身,“没有知会王爷就擅自处决了萧六和他的帮凶,还请见谅。”

“元帅说笑了,于情于理都是应该的,叔父也认为处死他们是非常正确的决定。”耶律南笑笑,“关于这个意外,我也有话要说,希望元帅、侯爷,还有将军,希望不要因为萧六的个人行为,给我们之间的友情、边关的稳定以及国家之间的关系造成不好的影响。”

“耶律公子,既然你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我也要说明自己的想法。萧六跟他的同伙既然已经伏诛,我、元帅和侯爷就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迁怒任何人,所以,耶律公子就不必担心会给我们之间造成不太好的影响。但是……”沈茶站起来,给耶律南还了一个礼,说道,“有一点我要说明,这一点,请耶律公子一定要转告给耶律王爷。”

“没问题,将军请讲。”

“耶律王爷和耶律公子的道歉,本将军收下了,本将军也希望王爷日后可以管束一下萧重天旧部,让他们好好的待在辽国,不要出来闹事了。两国打仗就没有不死人的,若是因为这样就报私仇的话,那么,我们之间可就没有什么友情、私交可言了。所以,还请二位、尤其是耶律王爷约束他们的行为,若有下一次,本将军可就没有今日这么好说话了。”

“没问题!”耶律南点点头,“我会把将军的话原封不动的转告给叔父的,相信叔父也会接受将军的意见的。不过……”他转头看看脸色不大好的萧凤岐,轻笑道,“作为萧氏一族现在的当家人,凤岐兄不说点什么吗?你应该也要好好的看着他们,不要让他们乱来,免得给双方都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吧?”

“我……”突然被点名的萧凤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虽然萧重天和他的那些手下,跟你的关系已经出了五服,但毕竟还是同宗同族的。他们做了这种事情,你多多少少也该负责的,对吧?”耶律南继续说道,“难道你们萧氏,只敢做不敢当吗?”

“耶律兄,你在指责我的时候,是不是可以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呢?”萧凤岐冷漠的看了耶律南一眼,慢慢地站起身来,朝着沈昊林和沈茶微微欠了欠身,说道,“这件事情,我要负全部的责任。”

“耶律王爷和两位公子的道歉,我们都收下了。”沈昊林朝着萧凤岐和耶律南点点头,请他们二位坐下,说道,“就像沈将军说得那样,这件事情翻篇了,我们就不要再谈了。”

“多谢二位的宽宏大量。”萧凤岐和耶律南对望了一眼,耶律南笑眯眯的点点头,坐回了薛瑞天的身边。

“替他们萧家说话,是不是心里特别的别扭?”薛瑞天摇着扇子,压低声音说道,“说起来,他们家的人正经挺能惹事的,惹出来的事自己管不了,还要你们去善后。”

“姻亲嘛,再怎么关系不睦,也要做点表面功夫,是不是?再说了,耶律家也有不少的蠢货,只不过,他们家不知所谓的家伙数量更多一些。”耶律南打开自己手里的扇子,用它挡住了自己的嘴,“我叔父收到你们的公函,气得把书房都砸了,然后,叫了这家伙过去狠狠的骂了一顿。不瞒你说,当初放萧六离开,不追究他和萧重天之间的关系,全都是萧凤岐的父亲和祖父做保,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萧家首当其冲要受到责难的。虽然萧凤岐”

“是吗?”薛瑞天一挑眉,“萧六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跟我们说,派他来这里的是耶律王爷。”

“侯爷,你觉得可能吗?”耶律南冷笑了一声,“萧家是个什么德行,你不了解?我们跟他们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你不清楚?”耶律南朝着正跟沈昊林、沈茶、金菁很认真说话的萧凤岐看了一眼,“这位倒是萧家目前最有前途的,但爪子伸的太长,野心太大,只能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看来你们对萧氏的戒心依然没有消除!”薛瑞天轻笑了一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吗?”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反正他们一旦有这方面的苗头,就立刻掐掉。”耶律南探头看了一眼那边正跟大家一起分享肉干的齐志峰,轻笑了一下,“对了,叔父托我给沈将军带了一些补品,怎么说这事都是我们的不对,总该让我们做出弥补。不过……看他们的意思,大概是不会收的。所以,我想交给侯爷,由侯爷帮我们转交,如何?”

“你不如让齐公子交给沈将军。”薛瑞天看了一眼跟宋其云他们聊得非常开心的齐志峰,“让他转交,一定会没有问题的。”

“是吗?那就这么决定了。”耶律点点头,“不过,你不打算问问我那个燕榭是怎么回事?”耶律南放下手里的扇子,一挑眉,“你的好奇心不是一直都很强,什么时候能这么沉得住气了?”

“这是你们国内的纠纷,跟我说没问题?”薛瑞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了看外面的雪,好像是稍微小了一点,“刚才经过那帮小的身边,听齐公子一直都在抱怨,怎么,这人很招恨?”

“他看出了我们跟萧凤岐不和,一路上都在挑唆萧凤岐对付我们。”耶律南轻轻的敲敲面前的小桌子,“凤岐兄,说说吧,那家伙都跟你说了什么。”

“呵,说了什么,耶律兄猜也能猜出来吧?何况,你不是一直让人盯着我们的吗?”萧凤岐冷笑,“那家伙心怀鬼胎,巴不得我们乱起来,我们乱起来了,他不就有机会做点别的吗?”

“两位说的……”沈茶看看耶律南,又看看萧凤岐,“是那位叫做燕榭的副使?”

“嗯!”萧凤岐点头,“他不是我们辽国的人,是金国的人。”

“金国?”沈昊林和沈茶、还有金菁是之前已经收到了消息,假装表现出了十分吃惊的样子,而薛瑞天是真的吃惊,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金国的人?是谁?”

“原奉临王完颜喜的心腹。”

沈昊林和沈茶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辽国是不打算搅进金国那滩浑水里,但又不好明说完颜喜的身份,只好把他当成一个心腹来介绍,也等于变相给大夏提了个醒,要他们注意这个人的动向。

“完颜喜的心腹?”沈茶吩咐梅竹通知膳房可以开饭了,转过头和耶律南说道,“这个人……似乎是人间蒸发了,好久都没有他的消息了。我们一直以为,他在金国的那场叛乱中丧生了,没想到他还活着。这么说,他派心腹来的目的是……请求贵国的帮助?”

“大概是这么回事!”耶律南向给他们上菜的暗影们道了谢,看到沈昊林举起茶杯,自己也举了起来,听他说完了“欢迎”之后,抿了一口茶水,又继续说道,“不过,叔父拒绝了,这种事,还是他们自己解决比较好。”耶律南夹了一块烧肉,看看沈昊林,又看看薛瑞天,目光停在了沈茶的身上,“几位也不要多管闲事,金现在就是一滩烂泥塘,被拖进去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多谢提醒!”沈茶给沈昊林拣了一些相对清淡的菜,因为迎接使团的缘故,让膳房做的都是嘉平关城的特色菜,都比较重口味,但顾虑到自己的伤和沈昊林的大病初愈,还是嘱咐膳房做了一些比较清淡的菜。“不过,他进入辽国使团,目的是要跟金国使团里的人碰面?可金国使团要三天后才能到达嘉平关城,那个时候,你们都快到西京了吧?他们不会是想在西京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这倒不会,他们的胆子不大,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的,不过,背着我们私下会面是肯定的。”萧凤岐冷哼了一声,“大元帅、大将军,还请两位知会贵国皇帝陛下,可要好好的看着这位,别让他们夏国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反而栽赃到我们的身上,然后给我们两国的关系造成不好的影响。”

“多谢!”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