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047 师父大人威武(1/1)

秦正副元帅就好像是从天上降临一般,突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所有的人、包括沈茶在内都没反应过来,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瞪着眼睛、张着大嘴,看着秦正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走进暖阁。

沈茶最先反应过来,她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感觉到刺骨的疼痛,这才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不是在做梦,而是真实发生的,她师父真的来了。

“傻丫头,掐自己做什么?要掐也要掐国公爷才对!”看到小徒弟难得的傻样,秦正一贯冷冰冰的脸上也露出了浅浅的笑意,他走过来揉揉小徒弟的脑袋,“嗯,看着气色不错,胳膊伸出来。”

“哦!”沈茶在自己师父面前,一直都是乖乖听话的,师父让干嘛就干嘛,从来不和师父对着干。听到师父让她伸胳膊,就乖乖的伸出了胳膊给师父诊脉。“师父……不是传信说还要两天的路程吗?”

“看信的时候,没看到落款的日期?我传信的时候是两天前,来,换另外一只胳膊。”秦正一边诊脉,一边朝着沈昊林和薛瑞天、还有金菁挥了挥手,“还请三位不要多礼!”

“上午去观刑之前刚刚收到师父的信,徒儿以为师父后天才会到。”沈茶有些为难的看看沈昊林、薛瑞天,又看看晏伯,“师父的住处还没有收拾出来,这……”

“不用单独收拾了,我只在这里住一个月,特意为我收拾一个院子太麻烦了,我就和小枫……晏管家住在一起就好了。”秦正放开沈茶,看了眼特紧张的沈昊林,“国公爷照顾的不错,小茶的伤恢复得很好。”

“这个是我应该做的。”沈昊林咽了一下口水,“伯父,请上座。”

“不用,我坐在这里就好。”秦正直接坐在了晏伯的旁边,还特别顺手的拉着晏伯的胳膊,强迫他也坐了下来,然后看看面前这几个脸色不太好看的年轻人,冷笑了一声,“你们这个样子是专门摆给我看的?那我可真是觉得荣幸啊,四个年轻有为的将领居然害怕我这个老家伙,传到外面去,我还是挺有面子的。”

四个人站在秦正的面前,乖的就像是刚进学的小孩,无论副元帅说什么,他们都老老实实听着。

“你少说几句,行吗?”晏伯瞪了秦正一眼,本来他想一走了之的,可这混蛋紧紧抓着他的手不放,怎么挣也挣不开,只能顺着这混蛋的意思坐在这里。这会儿又听到秦正训人,她觉得有些不好,不管怎么说,这四个孩子当家作主这么多年,再被长辈责骂,脸上会挂不住的。“这事也怨不得他们,这又不是他们能说了算的,谁知道那事过去那么多年,还有人惦记着呢?说来说去说到底,不都是萧重天惹出来的麻烦?他活着的时候,要是不起坏心眼,不也没这么多烦心事吗?你说,人都死了那么多年了,还阴魂不散的。那个萧六也是个死心眼,萧重天活着的时候对他也不见得有多好,他还拼死拼活的要为萧重天报仇。”

“你说的有理,但是,当年他们若是斩草除根,把萧重天身边的人都清理干净了,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秦正看到晏伯朝着自己瞪眼,清清嗓子,说道,“行,听你的,这事以后不提了。反正萧六问斩了,小茶的伤也好了,咱们国公爷为了小茶的伤也已经挨过骂了。你们呢,就把这次的事当成个教训,牢牢的记在心里,以后不要再犯就好。不过……”秦正眯起眼睛,目光在四个年轻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最终停留在了沈昊林的身上,“有件事情,还请各位给我说明一下,夜入国公府的幕后主使是不是找到了。”

“伯父,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您一路奔波辛苦了,先休息一下吧?”沈昊林取过热热的帕子递给秦正。

“兄长说得对,师父,您稍微歇一歇,等您歇好了,我们再来谈这些事。”看到秦正擦完了脸,擦完了手,沈茶接过梅林手里的托盘,半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把茶盏碰到了师父的面前,说道,“师父,您喝茶。”

“好!”秦正接过小徒弟递到面前的茶盏,喝了一口,说道,“我不是要干涉你们的事务,我是……”

“担心我们的安全。”薛瑞天很严肃、很认真的说道,“您放心,小茶受伤这样的事,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了。”他看了看秦正和晏伯相握的手,鬼使神差的补充了一句,“我们也不会让晏伯受伤的。”

“薛瑞天!”晏伯被这句话说得满脸通红,“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倒没觉得他是胡说,说的非常正确,而且,这也是他们应该做的。”秦正投给薛瑞天一个赞许的目光,转身看向晏伯,“如果你受伤了,他们几个,我一个都饶不了,你知道我的,说到做到!”

“秦副帅真是好大的威风啊,教训起人来,还真是一点顾忌都没有。不过,这里是嘉平关城,不是你的永宁关城,你的副元帅威风还是收收吧,除了他们几个,没人会买你的帐!”

“只要他们听话就行了,别人又跟我没关系。”

“那个,秦伯父,你们这么多年都没见了,肯定有很多话要聊,你们先叙叙旧,那个,伯父既然到了,咱们晚上聚聚,红叶和苗苗您还没见着,我们现在就告诉她们这个好消息,顺便安排一下您的接风宴哈!”薛瑞天特别有眼力见儿,暗暗的踹了一下金菁,又踢了一下沈昊林,朝着两位闹别扭的长辈,笑了笑,说道,“那个,我们先走了,你们……你们继续。”

说完,薛瑞天率先冲出了暖阁,沈昊林和沈茶抓着金菁紧随其后,跟逃命一样,逃出了暖阁。

沈茶贴心的把暖阁的门关严,还打法梅林去通知金苗苗和红叶关于接风宴的事,打发梅竹去军营把沈酒、宋其云和夏久叫回来,她师父难得回来一次,总是要跟小辈们都见见面的,接风宴上还要这几个家伙充当一下门面呢!最主要的是,她把梅林梅竹都打发走了,暖阁里面发生任何事情,她们都不知道,免得老一辈的感情纠葛被传出去,有损他们在小辈心中的高大形象。

“现在不用猜测了,伯父这次回来,肯定是冲着晏伯的。”沈昊林站在沈茶身边,摸摸她的脑袋,低声笑道,“会不会觉得有点心酸?师父好不容易来一趟,打着你的旗号,看的却是别人。”

“兄长怎么会这么想?”沈茶站在暖阁左边这扇门的边上,这里有一个小缝,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晏伯怎么会是外人?他是家人、是长辈,他们误会了那么多年,是时候该解开了。”

说完,沈茶突然蹲了下来,朝着沈昊林、薛瑞天和金菁摆摆手,示意他们也蹲着,刚才她一种感觉,好像师父发现他们偷看、偷听了。

秦正确实是知道这帮小家伙躲在门口偷听、偷看,薛瑞天那个混小子的话明显就是借口,估计是怕自己当着他们的面说点什么或者做点什么,让小枫面上不好看,所以,才借口躲了出去,趴在门口偷偷的看。秦正挑挑眉,他们愿意偷听、偷看就随他们去吧,反正和小枫之间的关系,这帮孩子早晚都会知道的。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在他进门之前,这帮孩子就在对小枫“逼供”呢,若是自己来晚了一步,估计这帮孩子什么都知道了。所以,他们愿意听就听、愿意看就看吧,现在他要解决的是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人。

看着紧皱着眉头、低着脑袋、死活不看自己一眼的晏枫,轻轻地叹了口气。

“小枫,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秦正伸出双手,抓住晏伯的肩膀,强迫他看着自己,“我知道自己错了,我向你道歉,当初确实是不应该瞒着你,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想着结束之后跟你说清楚,可是事情一多,一来二去就忘了。我……”

“事情一多就忘了?”晏伯冷笑了一声,打断了秦正的话,“可不是嘛,秦副帅贵人事多,哪像我呀,一个小小的偏将,不打仗的时候,除了领着兄弟们操练之外,就没什么事可做了,闲得都快长毛了,才会胡思乱想的。而副元帅大人,整天操心的都是了不起的大事,哪儿有心思放在我这个不起眼的闲人身上呢!”晏伯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秦正,站起身来,“那个时候,我们就不是一路人了,现在就更不是了。所以,副元帅大人还是别把心思浪费在我这个无用的人身上,至于当年的那些事……”晏伯转过身,朝向暖阁的门口,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我已经忘了,副元帅大人也忘了吧!”

说完,晏伯抬脚就要走,可秦正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从永宁关跑到这里来,怎么可能轻易的放他走。

在晏伯转身的时候,秦正就已经站起来了,走到了晏伯的身后,趁着人家失神的时候,大长腿一迈就挡在了晏伯的面前,二话不说就直接亲上去了。

他这一亲不仅把晏伯惊着了,门外偷看的几个人也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虽然他们确定这两位是这个关系,但从来没有做好会亲眼看到他们亲吻……不,是副帅强吻晏伯的准备。

沈茶看到自己师父这个样子,有点不太好意思,红着脸转过身要走,没想到一头撞进了站在身后的沈昊林怀里,被他抱了个满怀。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