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040 影三(1/1)

沈昊林一行人离开刑场,直奔沈家军军营。

“红叶、苗苗,你们两个带着孩子们回镇国公府。”沈茶注意观察了一下孩子们的状态,似乎是没有被这个场面给吓到,情绪相对稳定。不过,她不是医者,这三个孩子到底如何,最终的结论还是要看金苗苗的诊断的。她看着红叶和金苗苗带着三个孩子走了,又吩咐金菁,说道,“军师,请你去跟晏伯说一声,师父已经传信过来,还有两天就要到了。其他的事情稍微放一放,先把师父要住的院子给拾掇出来,别人到了,住的地方还没准备好,那就是我们的失礼了。”

“好。”金菁点点头,“我可以顺便再缠一下他,逼迫他向你们告状。”

“通过,就这么办!”沈茶和金菁相互对望一眼,同时露出狐狸一般的笑容。沈茶拽拽金菁的袖子,轻声的说道,“要表现的紧迫一些,让他感觉到烦躁不安,你们的纠缠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的日常生活,觉得非常的困扰,不能再拖延了,一定要尽快解决掉这个问题。”

“我知道该怎么做!”金菁拍拍沈茶的肩膀,“保证你们今天回来会见到他的。”

说完,金菁和沈昊林、薛瑞天打声招呼,甩着袖子走了。

“哎,有没有那么一种感觉,觉得自己特别的缺德?”薛瑞天轻笑了一声,晃悠悠的跟在沈昊林身边,说道,“强迫一个老人撕开他最痛苦、甚至是最不堪的回忆和往事,咱们是不是太不善良了?”

“如果他们两个可以自己和解,又何需我们在这里为他们筹谋?”沈昊林叹了口气,带着薛瑞天和沈茶往地牢的方向走,“这些年晏伯过得并不开心,虽然他的脸上天天挂着笑容,但也只是样子而已,只是为了让我们不担心他。那天趁着晏伯带人去购置年货,茶儿让影八去搜了他的屋子。”

“搜出了什么?是跟副帅有关的?”

“嗯。”沈茶点点头,“当年他们一起征战时留下来的一些东西,晏伯保存得很好。”

“啧啧啧,小茶,你的这个保存很好的程度是什么?如果是全部都放在一个箱子里面,根本看都不看,箱子都积灰了,那这东西有跟没有的意义是一样的,完全不用放在心上。”

薛瑞天朝着守在地牢旁边的暗影点点头,在怀里摸了半天,也没摸出半个糖块,这才想起来,出门前换了软甲,除了披在软甲外的斗篷和手里的这把扇子之外,什么都没带出来。他不好意思的朝着几个暗影笑笑,裹紧身上的斗篷,跟着沈昊林和沈茶进了地牢。

“这个我明白,不过,那些东西放在一个箱子里面,这个箱子里里外外都是非常干净的,有经常被人擦拭的痕迹。包括里面的东西,也是被经常拿出来把玩的,这样的痕迹很明显,而且,短时间是无法做到的。”沈茶朝着已经等候多时的影三、影四和影九招招手,“你们怎么回来了?”

“回来送特色年货呗!”影九伸手指指堆在角落里的几个大箱子,“小珉说,今年就让四哥留在城里过年,他和七姐、八姐好几年都没有团聚过了,这次让他们兄妹好好的聚一聚,我和三哥天天在一起,哪儿过年都行,所以,我们两个今天晚上就赶回去。”

“可以!”沈茶点点头,影四的事,郑珉在信里已经跟她报备过了。“十七和十八呢?”

“在里面照看那两个胖子!”影九凑过来,看看沈昊林、看看沈茶,又扑到薛瑞天的身上,还使劲的晃了晃,咋咋唬唬的说道,“我们在那边听说国公爷和老大病了、受伤了,心里甭提多着急,恨不得想长一双翅膀马上就飞回来。现在回来一看,两位恢复得不错,看上去很精神嘛!”

“你在说别人的时候,能不能别挂在我身上?”薛瑞天拍拍影九的后背,“小珉在那边都喂你吃什么了?这分量见涨啊!”他看向一脸冷漠的影三,“把你弟弟弄走!”

“他许久不见侯爷了,思念得很,我要是弄走了,他该怪我了!”

影三的声音是这些暗影中最细、最柔的,说话的时候也是最慢条斯理的,在没跟着郑珉去辽国之前,这家伙一直都是负责审讯的,这家伙在盯着人看、用那种渗透人心的腔调说话的时候,会让人产生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好像被一条毒蛇滑过全身似的。

薛瑞天现在就有这种感觉,本来地牢就阴冷,他自己又很怕冷,再加上这么一个阴森森的家伙在旁边说话,他有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僵住了一样。

“噗,侯爷还是这么有趣,哥,你不要一见面就总欺负侯爷嘛!”影九从薛瑞天的身上跳下来,左看看、右看看,扒着薛瑞天的肩膀,问道,“红叶姐姐去哪儿了?”

“镇国公府。”薛瑞天绕过他,走到影四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小七、小八在府里呢,你去找她们吧!”

“是啊,跟她们说一声,今晚就不用当值了,你们兄妹好好聊聊,我调十七过去。”

“谢国公爷、侯爷,谢老大!”

“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沈茶站在影三面前,看看他,说道,“跟我来。”

影三点点头,跟着沈茶走到远处一个角落。

“确定了?就是他?”沈茶朝着沈昊林打了个手势,“不会出错吧?”

“不会,调查清楚了,就是他!”看沈茶这个样子,影三就知道他家老大暂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其他的人,所以,他也压低声音说道,“他带着他的侍从完颜丹住进了摄政王府,就再也没出来过。我们在里面的弟兄说,他找各种借口想要跟耶律见面,但只有第一次成功了,还被耶律南和齐志峰给搅合了,其他的几次都被耶律推掉了。后来大家都忙着出使的事,更没有人搭理他了。我们猜测,他没有放弃想要说服耶律出兵的打算。”影三看看沈茶,“老大不打算告诉国公爷和侯爷这件事情?”

“国公爷知道,侯爷不知道,暂时不想跟他说。”沈茶叹了口气,“他府里也不干净,指不定哪里就藏着眼睛呢!要是影响到了你们,给你们添了麻烦,那就不好了。还是等到使团从西京回去临潢府再说吧,燕榭那个家伙且折腾呢,我看他是个不达目的不会善罢甘休的,除非耶律同意他的请求,否则,他有可能会在摄政王府继续住下去。”

“会……会吗?”影三被沈茶的这个说法惊着了,“不会吧?他不至于这么不要脸吧?想要打回金国去,他要做很多的准备,一味的赖在摄政王府,什么事都做不成吧?”

“如果没有借到兵,就算其他的都准备好了,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我只是随便猜猜而已,别当真啊!”沈茶笑了下,拍拍影三的肩膀,“走吧,别让他们等久了。”

“等下,老大!”影三拽了一下沈茶的胳膊,“关于那两个人……你知道的,那两个人!”

沈茶稍微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影三说的是谁了。

“哦,他们!”沈茶的表情瞬间变得很冷漠,“怎么?出事了?”

“嗯,他们似乎惹上了一些不该惹的人。”

“不该惹的人?是临潢府的贵族?这两个人还真是了不起啊!”

“是了不起,他们招惹的就是耶律南和齐志峰。使诈赢了那两个人的银子,结果被他们当场拆穿。”影三叹了口气,“耶律南和齐志峰算是辽国顶级的贵公子了,他们俩想要整治什么人,还不是易如反掌嘛?”

“真是会作死啊!”沈茶摇摇头,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回去之后就告诉小珉,暂时不用管他们,让他们在里面受两天苦也好,让他们长长记性,辽国不是大夏,对于辽人来说,他们是外族,出了任何的时候,他们都不会被同情,反而先被责难的就死他们。”

“是!”影三点点头,跟着沈茶往里面的审讯室走,一边走一边问道,“伤……真的没事?”

“没事,已经都好了,让小珉也别担心。还有……”沈茶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影三,“你和小珉要好好照顾自己,你弟弟看着倒是胖了点,你比上次回来可瘦多了。”

“临潢府这段时间流行的衣裳都比较显身形,太胖了就穿不进去了。影九那家伙喜欢吃,不喜欢那种衣服,所以,也不在乎是不是长肉。况且,那个孩子之前太瘦了,现在这样还是比较合适的。”影三凑到沈茶的耳边,“那衣裳带回来好几身,放在最下面的那个箱子里,你记得拿出来试试。”

“好!”沈茶看看影三,“有心了,今天晚上还要赶路,这边结束了就去歇着吧。有什么想要吃的告诉我,我让膳房给你们做。你们是真有口福了,膳房新来了一批师傅,做出来的东西比以前可口多了。”

“好!”影三走在沈茶的身边,朝着她露出一个浅浅的笑,“一会儿告诉你!”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