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031 黑锅(1/1)

沈家军的早会,只有在休战期的时候才会出现,每隔两天开一次,除非特殊情况,基本上就是各营众将汇报这两天士兵的训练情况、巡逻情况以及身体健康情况。今年因为招募了新兵,所以,新兵营的负责人还要报告新兵们的情况。

可自从嘉平关城发现了敌国的探子,早晨的例会就从每两天开一次变成了每天的例行公事,汇报的内容多以城内的情况为主。不知道查抄同济堂的行动是不是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从那天开始之后,城内的情况就很不错,平常很受探子们欢迎的那些地方,现在几乎是人去楼空了。

这一情况,让所有的人都非常满意。

沈茶自从受了伤之后,大约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出现在军营了,今天她刚一露面,就受到了众将的热烈欢迎。一是祝贺她伤好归队,二是祝贺自己,沈将军回来之后,就可以不用忍受元帅的冷气了。

薛瑞天曾经评价过沈昊林,他说冰山沈昊林和暖男沈昊林之间,只差一个沈茶。有沈茶在的时候,沈昊林虽然也很严肃,却不失温柔,不至于肆无忌惮的释放冷气。可一旦沈茶不在,沈昊林就是一座移动的冰山,能把人冻得直打哆嗦。

沈茶受伤的这一个多月,沈家军众将就仿佛生活在大雪山里面一样,每天早晨刚一起床,就不得不忍受迎面扑来的强洌冷气。这要是夏天,倒也没人会抱怨什么,就当是降温解暑了。可偏偏这是寒冬腊月,虽然他们不像武定侯那样怕冷,但也不是没知觉的人,大家都是正常人,自然很愿意呆在暖意浓浓的屋子里面,而不是点了很多炭盆却依然冷得像冰窟窿一样的元帅大帐里。

“姐!”

刚一进大帐,沈茶就被沈酒扑了个满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茶觉得这个小子好像壮实了不少。刚才他扑过来的时候,要不是沈昊林伸手扶了一把,有可能就被这个小子给扑倒了。

沈酒可没有这样的感觉,他抱着自家姐姐,脑袋在姐姐的颈窝里蹭了两下,很委屈的说道,“姐,我好想你!每次想去看你的时候,大哥都说你需要养伤、需要清静,不许我去闹你。我明明一直都很乖,一点都不像苗苗姐和小天哥那样聒噪。”

“对,你最乖!”

“姐,你这回是不是全好了?”

“嗯,好了!”沈茶揉了揉沈酒的脑袋,微微的笑了一下,“多大的人了,还撒娇?这么多哥哥看着,不觉得害羞吗?”

“他再大,在你面前也是小孩子,跟你撒娇也正常,有什么可害羞的!”沈昊林站在旁边,很不客气的敲敲沈酒的脑袋,开启了嘲讽的模式,“最近伙食不错,长了不少肉吧?快起来,你姐还没有完全的恢复状态,可抱不动长胖的你!”

“我才没长胖呢!”沈酒放开他姐姐,朝着沈昊林呲牙,“我这是壮实,壮实懂吗?就是要变成真正的男子汉了,以后你就不能随便的欺负我了!”

“醒醒吧,别做白日梦了,想赢我,你还差得远呢!什么时候你能打赢你小天哥,你就有跟我交手的资格了!还有,我只看出你长胖了,可没看出来你要变成真正的男子汉!”沈昊林揉乱了沈酒好不容易梳好的头发,拉着沈茶的手从他的身边走过,淡淡的丢下一句话,“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还说自己是男子汉,不怕被人笑掉大牙吗?”

“哼,你别仗着有我姐撑腰,我就必须容忍你,你等着啊,早晚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

“是吗?在梦里打败我嘛?”

“啊啊啊啊,气死我了,臭大哥!”

沈酒被沈昊林气得直跳脚,就跟一只小猫似的,浑身上下的毛都炸起来了。围观的众将看着这样的沈酒都忍俊不禁,这小子真是一点记性都不长,每次招惹元帅都会被嘲讽一顿,可每次还都乐此不疲。

“行了,你也别叫唤了,叫唤也没用。”跟在沈昊林、沈茶后面晃进来的薛瑞天勾着沈酒的肩膀,把他往自己的座位那边带,一边走一边说道,“在咱们这个家里面呢,论长相和帅气呢,你是最差的,论功夫呢,你是最差的,论受宠的程度呢,你还是最差的。所以,宝贝儿,这就是你的命运,认命吧!”

“哼,少瞧不起人了,我肯定会有变成第一的!”

“别做梦,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

“因为那个第一……是你姐姐啊,小傻瓜!”薛瑞天拉着沈酒坐在自己身边,使劲的揉了揉他的脸,“跟你姐姐争宠,你是不是傻?”

“哦!”沈酒低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挥着拳头冲着沈昊林说,“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会打赢你的!”

沈昊林很无奈的叹口气,这小子还真是挺记仇的,不就是拦着他去看姐姐了嘛,就这么耿耿于怀,哪天抽个空,应该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了。

“小酒,坐下,开会!”沈昊林深深的看了沈酒一眼,然后把众人的注意力都拉到自己身上,“今天召集大家,主要是想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对于我们抓到的辽、金两国的细作,大家觉得应该如何处置。尤其是,阿不罕手下的那两位副将,还请大家各抒己见。”

“元帅,这个问题很简单啊!”后军主将陆盛远第一个站出来,“那些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谁知道他们都传了什么消息回去。为了给辽金一个震慑,属下以为最好的处置就是是当众斩首,将他们的脑袋悬挂于城门之上。”

“就是,就是!”沈酒也同意陆盛远的建议,频频的点头,说道,“尤其是那个萧六,应该把他的脑袋直接送到耶律尔图的面前,狠狠的吓唬吓唬他。”

“说你傻,你还真傻啊!”薛瑞天拍了一下沈酒的脑袋,“萧六明显是被耶律尔图推出来当挡箭牌的,他的死活,耶律根本不在乎,所以,也不存在被他的脑袋吓住的可能。要我说,辽国的那些人怎么处置都没有关系,关键是金国的那两个胖子应该怎么处置。完颜萍郑重其事的送来国书,请求我们帮忙捉拿叛将,人呢,我们是抓住了,但绝对不能交给完颜萍。”

“这个是肯定的。”宋其云和他亲弟弟夏久相互对望一眼,“陛下虽然答应了完颜萍的请求,但也说过,人一旦抓住了,立刻进行审问,问出了我们需要的东西就立刻杀掉。交给完颜萍,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现在的问题就是,如果当众斩首的话,不是特别的合适。”

“金国的,全都秘密处死,辽国的,当众斩首。”沈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不管我们私下做什么手脚,表面上也答应完颜萍了。若当众斩首,被城中落网的细作看到,传到完颜萍的耳朵里,我们就会被她抓住把柄,到时候反咬我们一口,说我们言而无信,以这个为借口来攻城,那就不太好了。至于辽的那些人,数量上已经足够威慑城中的奸细了。”放下茶杯,她转头看向沈昊林,“兄长以为如何?还是坚持将所有的人斩首示众?”

“对!”

“这一次,我选择站在小茶这边。”薛瑞天笑眯眯的看着沈昊林,“除了完颜萍的这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让我支持将两个胖子秘密处死。”

“什么?”

“嘉平关城是防御辽金的第一边关,百姓们对我们的期望甚高,而且,他们一直都认为,嘉平关城有镇国公、武定侯以及沈家军在,必然固若金汤、坚不可摧。尽管我们自己心里很清楚,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一座城池可以做到这一步,但我们为了让百姓们对我们有信心,也必须维持这样的……假象。”

“侯爷说得对!”沈茶点头,跟着补充道,“到目前为止,关在地牢里的细作人数已经达到了五十人左右。各位请想一想,如果我们把这些人都带到刑场,当着全城百姓的面行刑的话,确实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确实能让那些侥幸逃脱的细作感到心惊。但同时,也会失去百姓对我们的信任。城中混入数量如此之多的细作,说到底,是我们沈家军监察不力的结果。事后,百姓们会想,如果没有发生金铺的事情,没有发生同济堂的事情,沈家军是不是永远不会发现城中已经混入了敌国的奸细?把一座如此重要的城池,交给这样的一些人,是不是真的合适?”

“沈将军说得对!”宋其云点头,“城中只有一国的奸细,我们可以做一些解释,如果辽金的奸细都出现在城里,我们没有充足的理由的话,是很难服众的。尤其是同济堂这种已经开了很多年的老铺,要真的成为敌国探子的聚集地的话……传到西京去,那些御史可又有事情可做了。”

“可是,现在外面已经有传言了,说同济堂是金国探子的据点,传得有鼻子有眼的。”乔梓摸摸鼻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现在说金铺的刺客和同济堂的人是一伙的,应该没有人会相信吧?”

“传闻只能是传闻,并不能成为事实。”沈茶拿出一份口供,“同济堂老板亲口承认,自己是耶律尔图手下的死士,潜伏在这里的目的,就是配合萧六完成这一次的刺杀任务。把老板的这份口供广而告之,就不会有人说他是金国的探子了。”

“这招高明啊!”田芸一拍大腿,“藏在城里的辽金探子看到了也没关系,金国的暗地里庆祝,成功把这个屎盆子扣在了辽的头上。而辽国的就算生气,也不能公开否认,只能把这个黑锅接过来背在身上。”

“这样好!”

“是啊,非常好,简直太棒了!”

众将对沈茶的这个主意赞叹不已,连连夸赞,就连之前站在沈昊林一边的陆盛远都动摇了,他觉得无论从各方面来看,沈茶的处理方式要更好一些。

“元帅!”沈茶转过头看着沈昊林,“您觉得呢?”

“……”

沈昊林盯着沈茶好一会儿,听着众将的讨论,心里很清楚已经没有人支持自己了,只能点头同意。

薛瑞天站在大帐中间,看看沈昊林,又看看沈茶,脸上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