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012 私房话(1/1)

沈茶觉得这是自己这么多天以来,睡得最安稳、最舒服的一晚,因为辽国的变局,她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好好的休息了,每天最多睡一个时辰,消息多的时候,三五天不合眼也是稀松平常的。幸好辽国大局已定,她终于可以歇歇了,得到了充分的休息,连日来的疲倦、身体上的各种不适都一扫而光。沈茶觉得自己的精神比前段时间好多了,头疼的症状也消失了,果真如金苗苗所说,有些病症是不用吃药就可以自行痊愈的。

睁开眼睛,沈茶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的,伸手往旁边摸了一下,摸到了一个温热的身体,无奈的叹了口气,估计是兄长在半夜醒过来,看到软榻上的自己,把自己给搬运到床上的。为了不吵醒沈昊林,她轻轻的翻了个身,一抬眼就看到沈昊林躺在自己身边,看他的样子睡得很稳,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美梦,面部表情都比清醒的时候要柔和很多。她在心里默默的猜测,沈昊林这个样子,整个大夏也只能她亲眼见过。这么想的话,她还是挺荣幸的。

“醒了?睡得好吗?”沈昊林伸长胳膊,沈茶往自己的怀里一带,“偷窥了这么半天,觉不觉得你哥才是大夏第一美男子?”

其实,沈茶一翻身,沈昊林就醒了。除了醉酒的那一两个时辰之外,他睡觉一向都很警觉,这是多年的边关生活养成的习惯,哪怕是在休战期,他也睡不太实,有一丁点的动静,马上就会醒来。就算沈茶刻意的把动作放轻,他还是可以感觉得到的。

“兄长是被薛侯爷附身了吗?”沈茶推了推沈昊林,“既然醒了,就起来吧。”

“不急,今天休沐,不用去军营,也没有那么多的公务去处理,那些繁琐的小事,让底下的兄弟们做就好了。”沈昊林也不争眼,拍拍沈茶的后背,“难得可以休息,再睡一会儿吧!”

“兄长倒是悠闲得很,小妹的事情可多着呢。”虽然嘴上抱怨着,但沈茶还是重新闭上了眼睛,“之前就已经和苗苗约好,今天要去街上看一看。陛下把嘉平关城交给咱们镇国公府,这城里的治安、百姓们的生计都是归咱们管的。要是管不好,出了令人头疼的大问题,陛下怪罪下来,小妹可是不背这个黑锅的。”

“是吗?嘴毒心软说的就是你,从小到大,哪次宋珏说我的坏话,不是你站出来为我争辩的?这会儿又急于撇清关系了?”沈昊林把胳膊收紧一些,低下头亲了亲沈茶的发顶,“不要总把自己绷的那么紧,偶尔放松一下,劳逸结合嘛。你看看你小天哥哥,一天到晚吊儿郎当的,不是招猫递狗,就是嘴贱去撩拨人家小姑娘、小伙子的,可到了关键时刻,脑子还是很清醒,还是很靠得住的!”

“薛侯爷的那一套,我可学不来!”沈茶默默的翻了个白眼,“红叶总跟我抱怨,薛侯爷隔三差五就带她去青楼喝花酒,还说,如果她不喜欢那些漂亮姑娘,可以去隔壁的南风馆找几个帅气的小伙子来。红叶气坏了,直接摔了杯子,跑到我这儿来吐苦水。”

“小天这么做是过分了,也难怪红叶费集心思的惹怒小天,争取让小天把她给退回来。换谁谁也不想再在他身边了。”沈昊林很无奈,薛瑞天爱玩是整个嘉平关城都有名的,可谁能想到,他会带着女护卫去逛青楼,还给女护卫找姑娘,这换成是他,估计早就大嘴巴抽上去了。

“当初他选择红叶,我不看好,这两个人不是一路人,争执、分歧都少不了。红叶虽为护卫,但高傲得很,最看不上的就是瑞天哥哥这种风流公子。我劝过瑞天哥哥换人,但他不肯,我当时想,可能是看上红叶了。但照现在的情况看,好像不是这样的。”

“小天才不会看上红叶,他眼光高着呢,京中的贵女都不入他的眼,就红叶那样的,更不可能了。说起来……茶儿,为兄还没有跟你探讨过这个问题,虽说你年纪还小,但也可以考虑一下了,有没有哪个男孩是你喜欢的,或者你喜欢什么样子的男孩。”

沈茶被突如其来的这一问给吓着了,她不知道沈昊林是故意的,还说话无心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选择沉默。

“怎么不说话?”

“不知道该说什么,没想过这些。”沈茶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决定装傻充愣,“兄长知道,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以后也会死在这里,或者死在战场上。那些文质彬彬的公子,不会选择我,我会不会选择他们。至于军中的这些,更不可能了,他们见到辽兵都比见到我觉得亲切。”沈茶稍稍停顿了一下,“倒是兄长,今年已经二十有二了,该着急的人,应该是你才对。哦,还有瑞天哥哥,你们两个才是重点,哪天陛下高兴……”

“打住,不说这个了!”沈昊立一见把话题转到自己身上来了,赶紧停止了这个话题,很生硬的把话题拽回到薛瑞天的身上。“嗯,我想好了,今天下午去找找小天,跟他聊一聊,别老欺负红叶,要真把人家给气跑了,想要再找这么一个能容他的护卫,可就困难了。”

“他能听得进去才行。”沈昊林转移了话题,沈茶终于松了口气,虽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她也不觉得失望,她兄长在这方面迟钝得很,一时半刻是开不了窍的。“瑞天哥哥小时候不是这个样子,我记忆中的她是个温润儒雅的贵公子,对任何人都是彬彬有礼的。他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是跟那件事有关?”

“这个是必然的,任何人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没有变化是不可能的。”提起往事,沈昊林的心里也不是滋味,“小天这个人,表面上没心没肺的,什么事都不在乎,可实际上,咱们这几个人里面,心思最多的就是他了。有的时候,就连我也拿不准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尤其是那件事情过后,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你昨天说,有人在追查那件事情,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我和兄长的想法一样,若说还有谁对那件事情耿耿于怀,除了咱们、陛下,也只有他。”

“他要查就让他查去,能查出真相自然是皆大欢喜,查不出来,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了,我们不必干涉,弄不好反而会伤了这么多年的感情。”沈昊林睁开眼睛,看着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沈茶,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清者自清,父亲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清楚,没有做过的事情,就算有人企图泼脏水也是徒劳,终究会大白天下的。”

“大白天下也是需要时间的,在这个过程中若产生了误会,影响是非常大的。镇国公府和武定侯府一直都是相互扶持的,对于大夏、对于嘉平关城,都是缺一不可的。若武定侯府对咱们心里产生了芥蒂,可不是什么好事。城中有不少辽金的探子,他们可不是睁眼瞎。”

“真到了那个地步,宋珏可就不能装聋作哑了。说句大不敬的话,这个局拜先帝所赐,宋珏就要承担起收拾残局的这个重任。放心吧,宋珏那么精明的人,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局面变得那么糟糕的。而且,他和小天是表兄弟,若说伯夫人真的有问题,宫里的太后娘娘也是脱不了干系的。”沈昊林伸手捏了捏沈茶那张严肃的脸,“别乱琢磨了,这样的事事怎么琢磨都没用的,该来的一定会来,该发生的一样也少不了,担心全都是多余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看咱们随机应变的本事了。”

“兄长说的是!”

“眼下咱们要关心的,除了你的生辰,就是过年的事。今年的这帮新兵,看上去都是娇生惯养的,大约也是第一次离开家跑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他们应该还想着能好好的在这里过个年,可昨天被你这么一吓唬,过年的心情应该是没了。可他们没有这个打算了,咱们不能不管,毕竟是人家在边关过得第一个年,总要给人家留下一个深刻点的印象吧。”

“兄长有什么提议?”

“就是不知道怎么做,所以才想问问你。”

“我也不知道,这种事情应该去找薛侯爷,他比较擅长这个。”

“问他?”沈昊林摇摇头,“他会提议带着所有的新兵去逛青楼的。”

沈茶眨眨眼,她觉得这是薛瑞天那个家伙能做出来的事情。

“算了,回头让人问问那群新兵的意思吧,既然主角是他们,就让他们自己想法子吧!”

“也好。”沈茶点点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该起了,一会儿苗苗会来跟咱们一起吃早饭,兄长不是想让她看到你这个样子吧?”

“我刚忘了问,金苗苗又约你出去做什么?”沈昊林一脸的嫌弃,不情不愿的放开了沈茶,掀开被子,翻身下床,“这么冷的天,她不老老实实的待在药庐研究她的毒药、解药,居然跑出来溜达,还真不符合她一贯的作风呢!”

“今天是她生辰。”沈茶下了床,从衣柜里翻出了一件月牙白的锦袍,“前段时间就已经约好,本来还约了红叶,但薛侯爷今天当值,红叶也就出不来了。正好,我也想去街上走一走,临近年关,看看大家日子过得如何,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越到年底,街上越不太平,都说咱们嘉平关城固若金汤,可这世上哪儿有什么真正坚固的城池?不说别的,光辽金的探子,这城里就不少吧?临近年关,大家都在购置年货,乱哄哄的,那些探子就会混在人群里面,他们想要做什么,咱们根本就不知道。你功夫好,但也别大意,多带些人,以防万一。”沈昊林走到门口,敲敲门,吩咐守在外面的暗影送热水进来。

“知道了。”

看着开门让两个女影卫进来的沈茶,沈昊林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神不宁起来,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想跟沈茶说,今天不要出门了,可又说不出口,沈茶从小都是言出必行的人,既然答应了人家,自然会遵守承诺的。

沈昊林没有办法,只好趁着沈茶梳洗的时候,把两个准备跟着一起出门的女影卫影十六、影十七叫到一边,仔细的叮嘱她们,要看好沈茶,不能让陌生人接近。

即便是这样,沈昊林还是不放心,吃过早饭,送沈茶和金苗苗出门之后,他把自己的几个影卫找来,让他们暗中跟着那两个人,什么事都没有是最好的,要是出现了意外,也不会被对方打一个措手不及。

不得不说,沈昊林的直觉还是很准的,沈茶出门没半个时辰就回来了,但不是自己走回来的,而是带着一身刺眼的血红被影卫们给抬回来的。

“国公爷,将军遇刺,重伤昏迷。”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官路高升笔记山海八荒录雷武太古第一仙都市绝品大少陨落星辰封侯